Advanced Materials:肿瘤耐药不可怕!光响应Pt(IV)/Ru(II)双金属高分子逆转肿瘤耐药性

中科大吴思教授、纳米中心梁兴杰研究员以及其合作者针对导致肿瘤产生的顺铂耐药性的多种机制,设计合成了一种响应型的铂(Ⅳ)/钌(Ⅱ)双金属高分子用于逆转肿瘤的顺铂耐药性。

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细菌源性纳米粒-诊断和治疗的多功能载体

近几十年来,细菌源性材料已突破概念性的探索而发展成为改善传统生物材料的优选替代,并凭借其独特的基因操纵、快速增殖和特异靶向等特点,在生物医学功能化应用中展现出极大的灵活性。其中,细菌源性纳米粒备受瞩目,在药物递送、成像、治疗和免疫调节等领域表现突出,而其潜在的发展前景也伴随着重大挑战。

Advanced Materials:乏氧响应的分子容器用于肿瘤靶向治疗

南开大学化学学院郭东升教授、史林启教授、刘阳研究员、中国医学科学院黄帆副研究员合作设计了一种乏氧响应的分子容器—羧基偶氮杯[4]芳烃,对多种抗肿瘤药物表现出强的键合能力。借助主客体识别,构建了系列超分子前药,不仅提升了药物的溶解度和稳定性,而且实现了化疗药物的乏氧响应控制释放。该工作为肿瘤靶向治疗发展了新型乏氧响应的主客体药物递送体系。

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金属有机框架材料矿化细菌用于肿瘤药物递送

华中科技大学刘笔锋教授、深圳大学王瑀博士及合作者利用金属有机框架材料对肿瘤靶向性细菌进行生物矿化,发现矿化后的细菌仍具有高活性与肿瘤靶向能力。

Advanced Science:多嵌段聚合物交联诱导再组装策略:解决稳定和释放的矛盾

四川大学丁明明和谭鸿教授提出交联诱导再组装(CIRA)策略,利用高分子胶束界面点击交联化学驱动多嵌段聚氨酯微相分离,使胶束内核中的刺激敏感键迁移到表面,从而同时提高聚合物载体的稳定性和药物释放速度,解决高分子自组装体稳定和释放的矛盾问题。

Advanced Science:多嵌段聚合物交联诱导再组装策略:化解稳定和响应矛盾

四川大学丁明明和谭鸿教授提出一种交联诱导再组装(CIRA)策略,利用高分子胶束界面点击交联化学反应驱动多嵌段聚氨酯微相分离,使胶束内核中的刺激敏感键迁移到表面并形成稳定聚集层,从而同时提高聚合物载体的稳定性和药物释放速度,实现灵敏的控释开关,解决高分子自组装体稳定和释放的矛盾问题。

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 纳米载体及其负载策略综述

纳米载体对于药物递送和纳米医学技术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南京工业大学陈虹宇教授和王红教授对药物递送的纳米载体进行了广泛地总结和分类,侧重于纳米合成在生物医药领域的重要性。纳米载体依据负载机制分为四类:单分子级负载,表面负载,基质负载和空腔负载系统。

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 基于PHBHx的聚氨酯胶束用作药物载体治疗黑色素瘤

厦门大学药学院吴云龙课题组和新加坡A*STAR材料研究与工程研究所(IMRE)Li Zibiao课题组联合设计了一种具有良好生物相容性的高分子两亲聚合物poly(PHBHx/PEG/PPG urethane),并将黑色素瘤常用的化疗药物多烯紫杉醇(docetaxel, DTX)包封在该聚氨酯自组装形成的疏水性胶束核中,从而增加DTX在水中的分散性及血液相容性。该新型DTX药物负载胶束新剂型可有效克服目前DTX注射液产品(泰索帝)由于表面活性剂的使用而可能导致的溶血问题,为拓宽DTX的临床应用途径提供新思路。

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 一种用于克服MOFs载药局限性的普适性前药策略

药物分子与MOFs之间的强相互作用力是实现其高载药量的必要条件,山东大学药学院栾玉霞课题组提出了一种普适性前药策略用于解决MOFs载体包载非强相互作用药物载药量低的缺点,通过前药的“拖拽效应”实现MOFs对药物的高效原位封装,为MOFs载体的应用提供了新思路。

中德青年科学家论坛“纳米药物制剂-纳米尺度的药物递送” 在德国慕尼黑大学成功举行

中德青年科学家论坛“纳米药物制剂-纳米尺度的药物递送” 在德国慕尼黑大学成功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