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人物访谈-VIEW期刊编委成员刘哲教授

刘 哲

理学博士,博士生导师

天津大学医学部医学工程与转化医学研究院教授

Web: http://amt.tju.edu.cn

Email:zheliu@tju.edu.cn

个人简介

2007-2014年先后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德国亚琛工业大学亥姆霍兹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等世界知名研究机构开展相关研究,研究领域重点面向分子影像、药物可控释放、影像导航诊疗与可视化疾病诊疗技术等,开展应用于恶性肿瘤的靶向探针设计、构建、表征与诊疗生物学评价,结合脑科学与神经系统疾病开展应用于脑部恶性肿瘤的荧光探针术中导航为代表的神经系统靶向给药与调控新方法、新技术研究。

2018年入选天津大学“北洋英才学者”,加盟天津大学医学部,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北京分子科学国家实验室开放课题、中科院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等国家与省部级项目9项,研究成果已在国际主流SCI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已申报中国发明专利16项(其中3项已授权)、美国发明专利6项(其中1项已授权)、欧盟发明专利2项、德国发明专利1项、日本发明专利1项,相关研究成果受到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人民日报-海外版》等媒体关注,作为主编出版英文专著三部(Springer-Nature出版社),曾入选中山大学“百人计划”中青年杰出人才、天津大学“北洋英才”计划等,现为北美放射学会(RSNA)会员、世界分子影像学会(WMIS)会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与微生态专委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人工智能与医学影像专委会委员、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超声治疗与生物效应专委会常务委员、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超声分子影像学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国抗癌协会纳米肿瘤学分会青年委员、浙江省超声工程学会常务委员、中国化学会会员、Bio Integration编委、Cancer Letters客座编委等。

Q1 能否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您课题组的科研工作?

我的课题组目前主要从事新型智能医用诊疗材料的研发,包括用于生物成像、病灶示踪、影像导航的智能分子探针的构建,以及将这类诊疗材料用于药物靶向递送、影像导航手术、无创或微创疾病治疗技术等研究。

Q2 我们看到您在最新发表的论文中介绍了先进纳米材料在医学可转化无创诊疗模式中的研究进展。能跟我们详细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好的。目前,一些重大疾病(如癌症等)的治疗主要还是以传统的放疗、化疗、手术切除等侵入性手段为主。与之相比,无创或微创式诊疗方案由于其较小的创伤、较低的副作用、理想的预后等特点,越来越成为研究人员关注的焦点。先进的多功能纳米材料,结合外部激发源(如光、声、电、热、磁等)的良好可控性,为“材料+器械”这一崭新的疾病治疗方案与临床转化提供了机遇,也可以说这是通常所说的“药械结合”式治疗方式的新的应用,以往我们见到互联数字药物、实时无线药物监测、智能胶囊内镜等“药械结合”形式在临床上已有应用,“材料+器械”应用于重大疾病的无创或微创治疗能够最大程度地与当前商业化医学设备兼容联用,降低了医学转化的门槛,提高了临床适用性。新型医学友好的纳米材料,由于其良好的体内稳定性、生物相容性,已越来越多的用于临床前研究及系统性临床评价。我们最新发表在VIEW上的综述文章“Cutting-edge Advancements of Nanomaterials for Medi-translatable Noninvasive Theranostic Modalities”,借用了中国的成语“敲山震虎,百步穿杨”来形容这一诊疗方式“精与准”的特点和优势,也针对上述最新研究进展与应用进行了概括、总结和展望。

Q3 您对您的研究领域有何展望?

生物材料与纳米医学这一领域属于物质科学、生物工程与医学等医-理-工跨学科交叉领域,既涉及揭示物质与生命科学的基本性质、原理,也涵盖生物医学工程领域的最新技术、方法,同时辐射医学领域重大疾病的诊疗手段与策略应用。过去这一领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从结构与功能等方面构建、合成各式各样的纳米材料,以及用于生物检测、成像等临床前动物实验与生物学评价。随着我国基础与应用性研究导向的逐步转变,特别是科技创新“四个面向”方向的明确,生物材料与纳米医学这一领域的研究应以重大临床医学需求为牵引,聚焦人民生命健康重大痛点难题,注重学术与产业的相互融合,加快原创性成果的医学转化与应用,以开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可用于人类疾病诊疗的纳米药物为落脚点与归宿,加速我国在纳米药物的原创性、先导性、引领性步伐,缩小与欧美发达国家在医学成果的原始创新、产学融合等方面的差距。因此,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对我们而言有种使命感、责任感,从事交叉学科研究有种跨界的新奇感、成就感,虽然每次取得的成果仅仅是科学发现中的一小步,但回望走过的路也没有辜负努力的付出,能感到做学问的收获感、满足感。

同时,随着研究的不断发展与应用领域的拓宽,很多传统学科衍生出了新的学科生长点,柔性芯片、生物传感、信息传输、人工智能、神经工程等技术的发展对于传统医学的支撑作用越来越凸显,未来医学范式呈现出基于工程的智能医学特点,这对于传统医学而言是一种巨大的颠覆。我们研究人员应该对这一转变保持敏锐性、洞察力和远见,应及时地将研究层面、应用层面的最新进展归纳为理论、上升为体系,用于进一步引领和指导科研实践,培养跨学科复合型人才,以带动相关学科的整体发展与长远布局。

Q4 科学工作之余,您最大的爱好是什么?以及您是怎样实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

要说爱好,我原来上学的时候还经常唱唱歌、踢踢球,而有了家庭和孩子之后,也只有在工作不太忙的时候陪孩子去旅游玩一玩,陪伴孩子一起生活、一起成长。除了教学与科研工作之外,我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阅读。我喜欢读一些历史、传记、诗词和小说类的书,每当静下心来投入到书中的时候,都可以让自己冷静地思考工作的意义和价值,检讨工作的方式与不足,与自己对话,读读别人笔下的故事,了解别人成长的经历,对自己也是一种鞭策和激励。另外,在不忙的时候我还喜欢给家人和孩子烧饭,用自己的劳动让家人品尝到美味,回归家庭,体验生活的快乐。看到家人和孩子快乐开心,自己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工作上的劳累和辛苦也烟消云散了。所以幸福感,不仅来源于收获,更来源于付出和分享。

每个人用辛勤的劳动做出成绩,创造出美好的幸福生活,实现了个人的价值,从而更好地享受生活的快乐。同时,为了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我们需要加倍地努力工作,忠诚于自己的事业和责任。这就是我个人理解的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点,也是努力工作–享受生活的良性循环,是每一天自我激励、不断进取的原始驱动力。

Q5 如果您没有走科研这条路,您现在会干什么?如果重新选择,您还会继续做学术研究吗?

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个人还是非常享受做研究、做学问的过程的,呵呵!应该说,从事科学研究、发现未知世界不仅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无限乐趣,圆了每一个人小时候的梦想,解答了生命中很多个“为什么”,让自己认识到了生命的意义,同时这份工作也充实了我的生活内容,以做研究与做学问为载体,实现自身的价值,认识到自然的伟大与自我的渺小。

如果当初我没有走科研这条路的话,我觉得自己也会找到合适的职业与岗位,找到自己事业与职责所在,也会生活得很充实、很美好。也许我会去做音乐,做文学,做生意等等,这些都有可能。最近高考刚刚结束,其实我在24年前报考专业的时候对自己将来要做什么没有清晰、明确的打算,家人也没有指点什么,自己仅仅选了高考中成绩最高的一科作为大学的专业,这个抉择的过程非常简单。不过现在回头来看,我觉得一个人的专业方向、职业选择仅仅是给了我们培养能力、发挥作用的机会而已,将来自己如何去找寻事业、如何全面地锻炼自己、努力完善自己才是生活的最终目的。无论是做研究、做学问也好,做管理、做生意也好,即便是做一个普通的外卖小哥、保洁人员,能够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得尽善尽美,能够从本职岗位上体会到工作的意义才是我们的生活价值所在。陆游晚年的时候教他的儿子如何写诗时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我觉得任何工作都是相通的、殊途同归的,最终都是为了实现个人全面地发展,科学地认识我们自己和这个世界。

Q6 您如何看待体外诊断领域的研究现状和前景?最后,您能谈谈对VIEW发展的期望和想法吗?

我国体外诊断领域的研究与发展一直是非常快的,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开始大家感受都非常深刻,新冠病毒体外诊断试剂的重要性、研发响应的时效性与快速投放市场对于我国有效抗击新冠疫情、实现社会的安定与持续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相信今后一段时间,我国体外诊断领域的研究与技术的临床转化速度一定会不断加快,同时体外诊断试剂的整体质量与水准将会逐步提高,在国际市场的份额与话语权会不断提升,这一点对于保障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十几亿人口的生命健康安全,同时对于满足人类生命健康重大需求有着重要意义。

VIEW期刊作为关注生命健康与医学可视化的专业期刊,特别注重诊断与治疗用新型材料的快速发展与转化应用,我从去年VIEW期刊创刊起就开始关注她了。就在今年5月初,VIEW期刊在创刊一周年后,正式被ESCI数据库收录,标志着学术界、产业界对VIEW期刊的文章质量、管理水平、国际化、规范化等方面的高度认可与重视。VIEW期刊编委会由国内外知名学术机构、业内顶尖科学家和临床医生所组成,受众群体非常广阔,发文质量与水平堪称一流。希望VIEW期刊能够再接再厉,在期刊发展方面体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特色,关注可视化医学等相关学科的发展方向与未来布局,把握学科新的生长点与时代脉搏,期刊影响力不断扩大,成为生命健康与可视化医学研究与应用领域的佼佼者,助力世界医学诊断行业的发展与精准诊疗领域的技术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