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人物访谈——深圳大学黄龙彪教授

古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坚实的基础与坚定的意志,对于科研工作者,夯实的知识基础更为重要。本周的WILEY青年科学家访谈,我们介绍一位“地基”十分牢固的年轻物理科学家——黄龙彪。在黄老师的带领下,一起去了解摩擦纳米发电机这个研究领域,一起去感受黄老师对科学的热爱。

黄龙彪

博士 副教授 硕导

深圳大学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

Email huanglb@szu.edu.cn

Websitehttp://cpoe.szu.edu.cn/teacher/259%7C7.html

人物简介

黄龙彪,2017年起就职于深圳大学,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2004年与2007年,本科与硕士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应用化学系;2007年,加入Dow Chemical上海研发中心;2014年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超金剛石及先進薄膜研究中心;随后在香港理工大学郝建华教授课题组从事博士后研究。主要研究兴趣是功能聚合物材料的加工制备与应用。在相关领域发表论文50余篇,包括Advanced MaterialsAdvanced Energy Materials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 Nano EnergySmallACS Applied Materials & InterfacesNanoscale等。

MVC: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课题组目前的主要研究工作呢? 

HLB:课题组目前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探索功能高分子材料摩擦纳米发电机领域的应用,以期提升器件的输出性能,和提高摩擦纳米发电机的环境适应性,以及延长其使用寿命,并将摩擦纳米发电机作为传感器应用不同领域。

MVC:聚合物材料是应用十分广泛的一类材料,您认为光电与能源器件领域,对聚合物材料的性质有怎样的要求呢? 

HLB: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聚合物材料在光电与能源期间领域的应用,会有不同的要求。目前课题组主要关注聚合物材料在摩擦纳米发电机中的应用。从提升摩擦纳米发电机输出性能的角度看,聚合物材料需要高比表面性,这样能捕获更多摩擦电荷。从摩擦纳米发电机的服役角度看,聚合物材料具有自修复或自恢复性能,能够提升服役期限。

MVC:可以请您谈谈自修复材料的原理是怎样的吗?哪些环境因素会对其自修复能力产生影响呢? 

HLB:自修复聚合物材料是一类能够自发地或在外界作用下,实现对自身损伤进行修复的环境友好型智能材料。自修复材料根据实现自修复是否需要修复剂,可分为外援型和本征型两大类:外援型自修复材料需要在外加修复剂的条件下实现自愈合,修复剂主要以微胶囊、微血管或纤维的形式植入聚合物基体内,在材料受到损伤时释放修复剂至裂纹处;本征型自修复材料结构中含有共价、非共价键型可逆键或活性单元,在受损时无需外界干预,通过其自身分子链独特的结构即可实现自发的愈合过程。在外界pH、温度、机械力、紫外光作用下,聚合物材料能实现快速可逆的修复。

MVC: 在您的众多优秀成果中,哪些工作是您最喜欢或者最值得骄傲的呢? 

HLB:我最喜欢的一工作是读博士期间,发表在Small上的一篇聚合物纳米线的文章《Controlled assembly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monolayer on 3D polymer nanotubes and their applications》。通过在模板纳米通道中,修饰上银纳米颗粒单层,再结合聚合物熔融体的流动行为,成功在缺乏官能团的聚乙烯纳米线表面制备一层均匀的银纳米颗粒单层。当时,审稿人建议文章向更高级别期刊投递。当时,我导师笑称,从没有遇到过这种建议。

(原文链接: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002/smll.201401352

MVC: 请问在您的科研生涯中,哪些事情或者哪些人对您产生过重要影响呢? 

HLB:我曾先后在西安交通大学应用化学系,Dow Chemical上海全球研发中心,香港理工大学微系统研究中心,香港城市大学超金剛石及先進薄膜研究中心,西北工业大学应用化学系,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物理系,香港中文大学机械系,以及现在的深圳大学物理与光电工程学院,经历不同的研究阶段。在每个机构都有十分优秀的科研人员,影响了我不同方面。在香港理工大学期间,我先后在容启亮教授和郝建华教授课题组从事科研。在容教授课题组,切实感受到前沿工程研究,和面向国家重大技术需求的嫦娥工程。之后加入郝教授课题组,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当郝教授得知我想从事摩擦纳米发电机研究时,在我搭建测试平台,构建相关研究想法,到具体实施科研,都给我极大的支持。并在之后的研究中,经常分享他的研究经验。尤其在凤凰城开会时,郝教授在酒店里彻夜传授我研究经验,让我十分感动(小编注: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着实令人感动与羡慕)。

MVC: 您在科研历程中遇到过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呢?您认为这些困难对您的成长有怎样的影响? 

HLB:目前遇到最大困难是碰到相关科研难题,却很难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通常,我会大量检索有关的科研论文和专利,形成一定的思路后,找相关领域朋友谈谈想法,并将可能的解决方案实施验证。每次解决困难,对自己的知识储备和视野都有很大的提升。

MVC:从事科学研究往往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与精力,也面临很大的工作压力,您平时有哪些兴趣爱好能够帮助您重新找回自我,满血复活呢?

HLB: 做为一名深圳大学教师,日常教学和科研工作带来不少压力。平时,我比较喜欢通过陪伴家人和运动来调节压力。每周末,太太和我都会陪孩子去公园搭帐篷,散步,玩游戏。同时,我比较喜欢体育运动。天冷时,和朋友们打篮球,天热时,比较喜欢游泳。

MVC: 您对于有志从事聚合物材料研究的年轻学子们有什么建议吗? 

HLB:如果从材料角度来看社会发展,社会已经从石器时代、青铜时代等进入了聚合物时代。目前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大量使用聚合物材料。从半导体工业到生命科学,从军事工业到民用领域,从能源领域到医药行业,聚合物材料具有巨大的应用空间。通过与相关领域专家交流,聚合物材料能够为相关研究领域提供新的想法和解决方案。同为年轻学子,我们应该打开视野,结合自身研究背景,拓展聚合物在不同领域的应用和发展高分子相关学科。

MVC: 您认为有一个充实而又快乐的科研生活,其关键在于哪些因素呢? 

HLB:我认为保持科研兴趣、对人生乐观向上、拥有良好的团队精神,就会带来充实又快乐的科研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