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人物专访-北京大学赵清教授

本周末Wiley人物访谈之女科学家系列我们对话的是北京大学赵清教授。访谈中赵老师谈到科研让人变得更加理性地去看待很多问题,变得有逻辑性,变得寻根问底,追根溯源。科研是一项团队活动,需要有很好的团队管理能力,使团队中的每位成员都可以乐在其中,人尽其用,发挥出最强的战斗力和最佳的凝聚力。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赵老师在上班的时候投入工作,认真完成每一项to-do-list上的工作,生活中她努力使自己过成一个富有生活情趣的人,对生活心存感激并保持明快亮丽的心态。

个人简介:

赵清,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人工微结构和介观物理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助理。于2006年获得北京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导师:俞大鹏院士),2006年-2009年于美国华盛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合作导师:Gerald Pollack),2009年入职北京大学物理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纳米结构与低维物理,钙钛矿太阳能电池。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在Nature Communications, Advanced Materials, Nano Letters, ACS Nano等国际重要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70余篇。所发表论文SCI他引4000余次,h因子34。单篇论文引用超过100次的有13篇。授权中国发明专利7项,国际发明1项。2013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人才”和北京市“科技新星”计划,2016年获得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支持。研究成果入选“2016中国光学重要成果”。

MVC:能否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您课题组的科研工作? 

ZQ: 我的课题组早期聚焦在纳米结构的光电材料设计与器件应用方面,目前主要关注新型能源器件主要是钙钛矿太阳能电池方面的研究。我们重点针对钙钛矿太阳能电池领域内的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稳定性,开展了较为系统的机理研究。我们利用实验室搭建的一些原位表征设备,从基本原理上探究影响钙钛矿材料及器件稳定性的一些根源,重点关注钙钛矿材料独有的离子迁移特性,以及由此引发的材料与器件变化。我们的目的是基于对影响稳定性机理的认知,发展出一些具备普适性的改善和提高钙钛矿材料与电池器件稳定性的方法。

MVC: 最初是什么把您吸引到科学领域的呢?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和导师,您最大的乐趣和成就感是什么? 

ZQ: 科学的最大魅力在于探索未知与服务人类,前者满足个人的好奇心,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实现个人的社会价值。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也是吸引我来到科学领域的原始动力。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和导师,最大的乐趣和成就感在于取得突破性进展或激动人心的数据结果时,那种令自己和学生都为之激情澎湃的感受,那种在付出了诸多努力终有所得的感觉。而你知道,那些进展或者结果是对于领域有很大意义的结果,可以解决一些疑惑或者难题的结果,而并非只是发表一篇重要的论文。

MVC:您觉得做科研给您带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ZQ: 在从事科研之前,我是一个比较感性敏感的人,科研令人变得更加理性地去看待很多问题,变得有逻辑,变得寻根问底,追根溯源科研是一项团队活动,尤其是实验科学,所以需要有很好的团队管理能力,并且使团队中的每位成员都可以乐在其中,人尽其用,发挥出最强的战斗力和最佳的凝聚力。

MVC: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在您的科研历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或阻碍是什么? 

ZQ: 我的科研历程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幸运与平顺的,所遇到的困难其实是每一个科研人都会遇到的,跟性别并无太多关系。如果非要总结的话,那很多女性所无可避免的生育环节,确实会对女性科学家的时间和精力进行比较大的集中占用,而这些在当时是很难调节的。后几年的catch-up也会比较辛苦,尤其在一些竞争非常激烈,日新月异的领域里。

MVC:对于您发表的著作,哪些是令您最骄傲的?您最喜欢的是您哪部分的研究工作? 

ZQ: 针对新能源领域备受关注的钙钛矿太阳能电池的稳定性问题,我们在钙钛矿材料中引入聚合物骨架概念,利用这些聚合物与钙钛矿材料之间的相互作用,实现了防水自修复的电池功能,使得电池在遭到水汽的破坏分解后依然可以很快恢复其初始状态,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电池遇水分解和在潮湿环境下效率减退的难题(Nature Communications, 6, 10228 (2016))。这个结果在当时还是很令我们振奋的,因为当时领域内普遍对钙钛矿材料和器件的稳定性持悲观态度,大家普遍没有太多信心。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学生给我看实验室录的结果视频时我们那种欢欣雀跃的心情。而后来我们针对光照对钙钛矿材料离子迁移进行了定量化表征,发现了有机无机杂化钙钛矿材料在光照下离子迁移增强的现象(Light: Science & Applications 6, e16243 (2017)),并且也发现了纯无机钙钛矿材料不随光照加剧的离子迁移特性(J. Phys. Chem. Lett. 8, 4122 (2017),这些对于深刻理解与进一步提升钙钛矿材料与器件稳定性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MVC:科研生涯中有哪些对您产生重要影响的人和事? 

ZQ: 我在本科阶段遇到了两位对我有很深影响的老师,他们全然为学生考虑,忘我地为学生付出,非常真心地对待学生,这些都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研究生阶段的导师俞大鹏院士,也是一位为学生着想的好老师。他完全没有导师架子,平易近人,鼓励我们自由探索的精神和勇于坚持的毅力,这些对做好科研也都有着非常有益的意义。博士后阶段的合作导师,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勇于挑战权威的思想给我也注入了新的认知。

MVC:作为导师,您更注重于培养学生哪些方面的能力?您认为优秀的学生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ZQ: 作为导师,我更注重培养的是学生自我发现,自我探索,自我驱动的能力,培养学生对科学问题的好奇心和敏感度,鼓励他们勇于探索未知的能力,自我学习的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些对于科学研究至关重要,也是优秀的学生应该具备的素质。

MVC:工作之余您有什么兴趣爱好?您认为女性科学家应该如何平衡科研和生活? 

ZQ: 工作之余我喜欢做瑜伽,打羽毛球,强身健体,及时补充能量。除此之外,我还喜欢旅行,读书和看展,这些可以丰富个人的精神世界和人文素养。对于女性科研工作者来讲,有些时候科研和生活确实很难平衡,我也一直在努力寻求平衡的过程之中。上班的时候投入工作,认真完成每一项to-do-list上的工作,努力使自己满意,尽心上好课,管理好实验室团队,让科研在一个较顺畅的轨道上较好地运行。生活中我努力使自己过成一个富有生活情趣的人,对生活心存感激与明快亮丽的心态,尽我所能地照顾陪伴家人,追求一种宁静致远的生活状态

MVC: 您能否用简单的几个英文单词形容下拥有快乐的实验室生活的关键 

(key to a happy lab life) 

 ZQ: Active,optimistic,devoted,united,joy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