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人物专访—苏州大学李彦光教授

本周Wiley人物访谈之青年科学家访谈我们对话的是苏州大学李彦光教授。访谈中李老师谈到长期的科研训练给自己带来的一些改变以及对自己产生重要影响的两位恩师。作为导师,李老师希望学生能够认真仔细、多思考而不是简单地执行任务、并且要有足够的耐心。李老师认为青年科研工作者应该打好基本功,做好积累,不要只习惯摘最低的果子(Don’t be satisfied with low-hanging fruit)。

人物简介:

李彦光,苏州大学教授,于2005年7月获得复旦大学化学系学士学位,2010年7月获得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化学系博士学位(导师:吴屹影教授),2010年7月至2013年6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化学系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合作导师:戴宏杰教授),2013年9月,入职苏州大学功能纳米与软物质研究院(FUNSOM)。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电催化、光催化、新型化学电池。到目前为止,共发表学术论文130多篇,论文总他引3万余次。担任Nano Research、Science Bulletin、Chinese Journal of Chemistry、EnergyChem等多个学术期刊的副编辑、青年编辑或编委。获中国化学会青年化学奖、中国电化学青年奖、江苏省化学化工学会戴安邦青年创新奖、“Materials Today” Rising Star Award、“Nano Research” Young Innovator Award,获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和江苏省杰出青年基金资助,在2017-2020年连续入选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全球高被引学者”榜单。

MVC:能否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您课题组的科研工作?

LYG我们课题组主要从事电催化的相关研究,近五年来聚焦小分子(氢气、氧气和二氧化碳)的转化利用,制备合成了一系列纳米电催化材料,通过优化材料的电子结构和表界面特性,调控材料的催化活性和选择性。同时,我们注重多学科交叉,通过广泛的合作,利用各种的(原位)表征手段和理论模拟工具, 尝试在分子层面上阐释和理解电催化反应机制。在最近的工作中,我们对电催化二氧化碳还原尤其感兴趣,发展了几大类催化材料,实现了两电子还原产物(一氧化碳和甲酸)的高效转化。我们目前的努力目标是实现二氧化碳到C2-C3产物(乙烯、乙醇、乙酸和丙醇)的可控转化。当然这个方向难度不小,进展也比较慢。除了电催化外,我们课题组也从事一些光催化和新型电池的相关研究。这几个方向在材料设计上有很多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因此我们也会坚持做下去。

MVC: 最初是什么把您吸引到科学领域的呢?有哪些有趣的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LYG我觉得可能还是我们小时候的经历。小时候通常会被问道长大了想当什么,当时感觉比较流行的答案是科学家,尽管对于科研的认知是一片空白,对于科学家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穿着白大褂上,但是“科学“这两个字的确在我幼小心灵中埋下了好奇的种子。非常幸运的是,在后面漫长的求学过程中,这颗种子没有枯萎,还生根发芽,尽管艰难但是仍然顽强地生存了下来。如果没有当时的”初心“,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可能就被我们父母忽悠去学土木工程、计算机或是金融之类的“热门”专业了。

MVC您觉得做科研给您带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科研生涯中有哪些对您产生重要影响的人和事?

LYG科研无比“摧残“我的身心,长期科研训练让我养成了一些强迫症。比如说,我们课题组发表的绝大部分论文都是我自己一个字一个字重写的,是因为我嫌学生们写的东西实在不合我胃口,干脆每次自己推倒重来。论文每一张图我也会反反复复地推敲修改,每一条文献引用我都要看一遍才放心,因此写作效率实在不高。在日常生活中,我也经常会在出门前反复检查有没有带“出门三件套”:钱包、手机、钥匙,也常上了车还折回去看看办公室有没有关灯。

关于科研生涯中对我产生重要影响的人,我需要特别感谢我两位风格迥异的导师。我的博士导师吴屹影教授尽管当时面临tenure压力,在我读博期间给了我巨大的自由发展空间,任凭我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东西,可以先斩(作各种尝试)后奏(汇报)。这种天马行空的自由让我涉略广泛,而且从刚开始就养成了科研独立性,让我在后面的科研工作中受益匪浅。我的博士后导师戴宏杰教授是我见过最纯粹的学者。他喜欢仔细过问所有的实验设计和细节,还经常为了课题攻关亲自去找文献、反反复复讨论。从戴老师那我学到了两样东西,一是每周不管再忙都要和学生一对一讨论实验数据和细节,二是要逼学生及时做实验计划与数据总结

MVC: 对于您发表的著作,哪些是令您最骄傲的?您最喜欢的是您哪部分的研究工作? 

LYG在电催化方面,我们近期发展了一系列铋基和钯基材料,通过结构优化实现了铋基材料在较宽电势窗口内高活性、高选择性地电催化二氧化碳还原制甲酸,通过合金化策略大幅改善了钯基材料的CO毒化,实现了优异的产甲酸稳定性,并为后期大规模工业化应用做了一些尝试(Nature Commun. 2018, 9, 1320; Nature Commun. 2019, 10, 2807; Adv. Mater2020, 32, 2000992)。我们对镍基材料在碱性条件下氢气氧化反应中的潜力也非常感兴趣,通过轻元素掺杂调控镍的电子结构,报道了文献中最高的质量比活性(Energy Environ. Sci. 2019, 64, 3522)。基于此,我常和我们学生戏谑地说:我们又”作铋 “又”作镍“!这些工作我都感觉挺有意思,希望将来能够走得更远、挖得更深。

MVC:作为导师,您更注重于培养学生哪些方面的能力?您认为优秀的学生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LYG首先,我一直要求我的学生认真仔细,这个包括平时工作中的认真仔细和写作中的认真仔细。如果实验中丢三落四、毫无条理,或者写作时格式乱七八糟、中文写得一塌糊涂,会让我非常抓狂。其次,我一直希望我的学生能多思考而不是简单地执行任务,在科研中能学会计划、分析和总结,而不是老师说啥你做啥,随着经验的积累,能逐渐独立起来,独挡一面。再者,我希望我的学生能有足够的耐心,打好基础。新能源相关方向是目前的科学前沿和研究热点,每天都有大量的顶尖工作被报道。如果同学们被“乱花渐欲迷人眼“,过于急功近利而忽视了夯实基础,对于大家的成长是不利的。每一位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能在某一方面超过自己,这个也是我未来10-20年的努力目标

MVC:对于学生和青年科研工作者,该如何提高工作效率和文章质量呢?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LYG我个人的建议是要有清晰的短期/长期计划和目标。经常性地明确每月/每周/每天的计划,任务多时要有一个优先级,尽量不要让事情堆积起来。对于如何提高文章质量我也没有太好的建议,只能说打好基本功,做好积累,不要只习惯摘最低的果子Don’t be satisfied with low-hanging fruit)。

MVC:工作之余您有什么兴趣爱好?您平时如何平衡科研和生活? 

LYG我目前没有太多的兴趣爱好。可能比较喜欢和意气相投的朋友们吹吹牛、喝喝酒、打打牌。但是整个2020年上半年连这点爱好也没有实现。

MVC: 您能否用简单的几个英文单词形容下拥有快乐的实验室生活的关键

(key to a happy lab life)

LYGEnjoy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