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人物专访之青年科学家访谈-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刘远越教授

本周末WILEY人物访谈之青年科学家访谈我们对话的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刘远越教授。访谈中刘老师谈到最喜欢解决一个长期难题或者开创新方向的工作。作为一名青年科学家,刘老师认为在刚开始独立工作时,抛开导师的“加持”,自己寻找新的研究方向、独立解决问题并获得同行的认可是青年科学家面临的一大重要挑战。他认为好的科学工作者一般有着“琴心剑胆”:像琴一样细腻地发现问题的能力,同时有着像宝剑一样锋利地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不怕问题的勇气。

个人简介:

刘远越,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机械工程系助理教授。2008年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得学士学位,2014年于美国莱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2013年至2017年先后在美国可再生能源国家实验室和加州理工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2017年9月起就职于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课题组主要从事电输运和电化学的理论和计算研究。曾在Nature Energy, PNAS, Sci. Adv., PRL, JACS, Angew. Chem., Nano Lett., ACS Nano等期刊上以第一作者或者独立通讯作者身份发表文章。

MVC: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课题组的工作

LYY:我的课题组主要从事电输运和电化学的理论和计算研究。目前主要的研究体系是二维材料。一方面,我们研究电子在材料特别是半导体中是如何传导的,以及怎样实现实际应用所需要的电输运性能。另一方面,我们研究固液界面的电化学特别是电催化反应在原子尺度上是如何发生的,怎样提升催件性能,并寻找更好的催化剂。我们主要使用量子力学的理论和计算方法。

MVC:当您还在上学的时候,您想未来从事什么职业?是什么把您吸引到科学领域的呢?

LYY:我从小就想成为一名科学家。我小时候爱看科幻小说,小说中描述的美好未来深深的吸引了我,所以也想参与到建设未来的过程中。

MVC:您觉得对您的职业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LYY:是我的授业恩师们。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博士导师莱斯(Rice)大学的Boris Yakobson教授,博后导师国家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的魏苏淮老师(现在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和加州理工(Caltech)的William Goddard教授。我从他们身上不仅学到了知识和技能,而且学到了科研的态度,受益终生。我还要感谢我的合作者们,通过和他们的合作,我学到了很多平时自己看文献注意不到的东西。

MVC:您的研究组对于计算材料领域研究的将来有什么兴趣?您对其计算材料学的前景有何展望?

LYY:计算材料学不仅能解释实验,也能指导实验。随着理论,算法和计算能力的发展,计算材料学会在材料研发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理论并不能很好的预测材料的某些性质, 因此在做预测的时候要非常小心。

MVC:您觉得您对什么类型的文章会很有兴趣?

LYY:我个人最喜欢解决一个长期难题或者开创新方向的文章。

MVC:科学工作之余,您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您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LYY:我感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是融为一体的。我经常在看剧时想到一个科研idea,或者在工作时琢磨一下晚上吃什么。我的爱好挺广泛的,读书听歌摄影看电影看展览,算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

MVC:您认为什么是科学工作者最重要的品质?您对有志从事科学研究的青年学生有什么建议

LYY:我觉得持之以恒的工匠精神是从事科研工作的最重要的品质。好的科研成果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努力和耐心。另外,好的科学工作者一般有着“琴心剑胆”:像琴一样细腻地发现问题的能力,同时有着像宝剑一样锋利地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不怕问题的勇气

MVC:作为青年科学家,您在刚刚独立工作时面临过怎样的挑战?

LYY:我觉得一大挑战是做出独立的研究并得到同行认可。 很多青年科研工作者在独立之前都有不错的研究工作,但这些工作的通讯作者一般都是博士或者博后导师,他们通常对这些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加持“。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工作需要抛开导师的加持,自己寻找新的研究方向并独立解决问题。这一 “断奶期”或许比较痛苦,但却是必需的。我个人比较幸运,有一群聪明且努力的学生和博后,使得这一时间比较短。

另一个挑战是兼顾科研和教学。很多研究性大学要求教授既是好的researcher,又是好的teacher。然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青年工作者很难两者兼顾。平衡这两者需要合理的安排时间。

MVC:您能否用简单的几个英文单词形容下拥有快乐的实验室生活的关键

LYY:enjoy your work, always eager to learn, open to share and collabor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