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流控的世界——岑浩璋教授访谈

岑浩璋教授
岑浩璋教授

岑浩璋教授 (Prof. Anderson Ho Cheung Shum) 是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与医学工程学科的副教授。他本科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化学工程系,博士毕业于哈佛大学应用物理系。

岑教授的研究兴趣主要包括微流控,乳化,以及软物质等。他曾与2012年获得香港RGC青年科学家奖,并被选为多个学会成员,如 Phi Beta Kappa , Sigma Xi , Tau Beta Pi, American Institute of Chemical Engineers, 和 American Society of Mechanical Engineers.

最近,岑教授与他的导师David Weitz, 以及他的学生孔恬恬教授一起,正在为Small杂志组织一期关于微流控的特刊。因此,我们对岑教授进行了一次采访,希望他的经验能给年轻的研究者一些启发。

Introduction

MVC:能否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您课题组的科研工作?

我们课题组主要从事液滴微流控的研究,具体来讲我们的工作是面向材料领域和生物医学领域等应用层面的需求,通过微流控手段研究不同类型的液滴。我们课题组的一项开创性工作是通过微流控技术,研究具有无油、无有机溶剂的全水相液滴并发展其应用。此类全水相液滴具有十分独特的界面特性,能够模拟众多的生物界面现象和功能。我们组的另一类研究工作围绕于使用微液滴作为容器开展高通量的生物技术,例如基于单细胞分析的研究。此外,我们课题组的很多项目都具备很好的合作性,其中不乏我们在临床和基础医学领域的合作者的重要贡献,我们希望能够充分利用这些优势来提高我们的研究工作在生物医学等领域的影响力。

Upbringing and early interest in science

MVC: 当您还在上学的时候,您想未来从事什么职业?是什么把您吸引到科学领域的呢?

我抱着对工程学和化学的浓厚兴趣开始了本科阶段的学习。我坚信工程学是一门伟大的学科,因为它着重于培养和发展人们定量化的、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分析能力。我相信在现代社会,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这种能力都对未来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如果再往前说,是在我高中时候,那时候化学已经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在化学世界里,通过对不同化学成分的规划组合,我们往往可以看到非常神奇的化学反应现象。在我高中的那年夏天,我参加了以色列理工学院组织的SciTech项目并与当时的一个博士生Hossam Haick有着密切合作,我非常喜欢那段经历。到了我本科第三年,我在教授们(Ilhan Aksay教授和已故的Dudley Saville教授)的指导下开始了在实验室的研究工作。在那个项目中,尽管我一开始就很努力,但始终无法得到任何理想的结果,这种苦苦寻觅而不可得的经历与我以前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一样。在大概又和实验室里的高年级成员一起努力工作一年以后,我的实验开始以我之前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奏效,这带给了我难以言表的巨大满足感,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认定这样的科学研究正是我一生当中想去做的事情,开始把科研当成我的终身事业。

MVC: 如果您没有走科研这条路,您现在会干什么?如果重新选择,您还会继续做学术研究吗?

如果我没有从事科研工作,我想我可能会在毕业后进入某家大型公司做一名管理培训生,然后开启职场爬梯子的生涯。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可能会赚更多的钱。但是如果让我再次选择的话,我依旧会选择成为一名学者,因为这让我能够与众多具有卓越抱负和才华的学生以及国际同行们互相交流,相互学习,彼此互补。

Main fields of interest

MVC: 是什么促使您选择微流控为您的研究课题?

微流控本身就非常有趣,因为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根据自己的需要,通过集成、合并不同的功能组件,来设计并制作出微流控设备,并且在较短的实验周期内看到结果。在微流控实验中,我们经常会观察到许多出乎意料的微米尺度和纳米尺度的有趣现象。除了有趣之外,微流控研究的很多成果都能够对实际应用产生很大的影响。

MVC:您对于您的研究在材料,医学等领域应用的前景有何展望?

我希望我们能研发出具有独特性能的材料,比如一些可以从生物系统中获取,但尚无法通过人工合成的材料。 在生物医学领域,我希望我们的研究可以催生出能够在医疗保健方面得到广泛应用并带来质的改善的新型生物技术,比如用于精准医疗的新型仪器。

Major scientific achievements in your career

MVC: 对于您发表的著作,哪些是令您最骄傲的?您最喜欢的是您哪部分的研究工作?

我很喜欢学生们在实验中的偶然发现,我很享受他们在研究中给我带来惊喜,并让我得以从中学习的过程。 例如,我的一个学生曾发现了一种能够诱导液滴产生分裂的机制,这是一项令人惊叹的工作。 另外一个给我带来惊喜的时刻则是当我之前的研究助理和学生们向我展示他们可以在低界面张力的水-水界面上实现音乐的可视化时——这太令人兴奋了! 我最喜欢的研究就是目前我们课题组正在开展的那些工作,我非常渴望看到这些工作是如何增进我们对科学的理解,以及如何对新型应用产生影响的。

MVC:您认为在学会中任职和在期刊中做审稿工作有什么意义或重要性?

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也非常有益的,因为科学家需要通过一个学术共同体的方式来展示和评价彼此的工作。 我们的学术论文需要得到其他研究人员的评阅和编辑,相应地, 我们也会通过编辑和审阅其他研究人员的学术论文向学术共同体做出自己的贡献。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在从其他研究者那里得到启发的同时,也能在广度以及深度方面提高彼此研究工作的质量。

Work life balance

MVC: 什么时刻您最享受工作中的乐趣?在科研经历中是否有些趣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我最享受的乐趣是当我向我的孩子们和妻子展示课题组正在研究的问题,并且他们也能理解这些内容的时候,因为这会让我了解到我们可能正在做一些有意义而且很有趣的事情。 我还记得在我的儿子很小的时候,我一边审论文一边试图哄他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觉,而他竟然也会时不时兴奋地盯着论文中的一些图片看。

MVC: 科学工作之余,您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除了做研究,我最喜欢的事情是和家人待在一起。带我的孩子们去参加兴趣班,逛游乐场,或者和家人一起吃顿简单的晚餐,这些都可以帮助我消除工作中的疲惫感以及项目申请未果所带来的挫败感。

Advices to youth

MVC:您认为科研人员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对研究的热情。因为这种热情会驱动我们长期地、持续性地进行最高质量的研究。

MVC:您认为什么是科学家们崇高的志向?您对有志从事科学研究的青年学生有什么建议?

我认为大多数科学家的目标是享受发现和创造的过程,同时通过自己的研究来帮助改善人们的生活,推动社会的进步。 对于渴望从事科研工作的学生,我的建议是:问问自己是否拥有真正的热情和毅力,因为科研的道路上会有很多挑战和挫折。 如果缺乏激情和毅力的话,任何人都无法拥有能够持续发展的科研生涯。 在此基础上,我们要具备扎实的基础知识,同时发挥创造力,来找到能解决研究中所遇到的问题的有效方案。

MVC: 您能否用简单的几个词形容下拥有快乐的实验室生活的关键?(key to a happy lab life)

Curiosity: Celebrate the satisfaction of curiosity when things work; be even more curious even when things don’t work!

好奇心:当工作进展顺利时,我们可以庆祝好奇心得到了满足; 而当研究遇到阻碍时,我们则会变得更加好奇!

本文的英文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