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领域中的企业家精神:Chris Yakacki访谈

本期访谈带领我们走近一群与众不同的材料学家,他们将实验室的先进技术引入公司并开始商业化运营。在与科罗拉多丹佛大学Christopher Yakacki教授的交流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形状记忆聚合物不仅是材料科学领域的突破,同样也可以作为一个商业化公司的运营基础。具有双重角色的Chris即是一位助理教授,也是一名企业家,他是生物医疗设备制造公司MedShape Inc.的联合创始人。让我们在与Chris的聊天中走入他学术科学家和企业家的双面人生。

您能为我们简要推荐下您公司中的主要产品么?MedShape的目标是什么?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首先要感谢公司每一位成员的辛勤工作。我很荣幸能将自己的思想和经验与公司内的每位成员共享,我坚信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和不知疲倦的努力,就不会有我今天的地位。

目前,公司的主要产品是ExoShape®软组织固定设备(参见以上视频)。这是一种在前十字韧带损伤重建过程中用来将软组织固定在骨头上的装置。与现行方法(在软组织旁边嵌入螺丝钉帮助固定)相比,它既能促进组织排列又可以避免由嵌入螺丝钉而造成的软组织撕裂。除了这一主力产品以外,在我们的技术平台还有其他蓄势待发的令人激动的产品。

您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一发现/设备具有如此巨大商机的呢?

我们一直都觉得我们的形状记忆技术会对生物医疗设备的设计方式产生重要的影响。事实上,在我们开始之前的许多年,研究学者们就提到过形状记忆植入物的应用前景。然而,为这一技术找到准确的应用方向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我们很幸运的进入了骨科固定领域。Doug Pacaccio医生(足科医生)最初向我们提出可以创造一种用于脚踝融合的伪塑料髓内钉。随后不久,一名叫做Reed Bartz的外科医生从大学来到我们实验室,想要与我们合作进行一项关于软组织固定螺丝钉拉离强度的研究。这一切都与我们的形状记忆研究不谋而合,因此,前十字韧带损伤重建便成为我们的旗帜性应用。在进行详细的市场调查之前,我们就知道这项技术一定具有广阔的商机,因为每个人都知道那些经历过前十字韧带损伤的人所要遭受的痛苦。

从产生这一想法到建立公司,您一共用了多久?然后又花费多长时间开始商业化运营?您能否做一个详细的分步解读?(科学研究,专利保护,以及建立公司)

关于ExoShape®产品的最初研究始于2005年1月;其实在此之前的好几年时间里我们已经开始进行形状记忆聚合物方向的研究。我们立即进行临时应用专利申请来保护我们的技术核心。我们于2005年6月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在同年8月拿出我们自己的50000美元用于支持公司运营。在2006年初我们招来了公司CEO,Kurt Jacobus博士。他在2006年6月成为我们公司的第一位雇员并成立了公司的第一个实验平台。我们是在2007年初收到了第一笔SBIRs(小型商业创新研究基金),在2008年5月30日完成了我们的第一笔A级融资。2008年12月17日我们向FDA提交了第一份申请并于2009年3月24日完成了我们的第一台设备。我们的产品第一次用于外科手术治疗是在2009年的8月31日。总之,我们从“概念”到“许可”再到“商业化”,一共经历了四年半的时间。

知识产权保护:是什么让你和同事在谈话或者在会议上发言时有所顾忌?

在我们的领域,经常结合使用知识产权保护和商业保密的形式。我们主要是对材料配方及工艺进行商业保密而不是申请知识产权保护,这样做可以使得信息公之于众,但会很难取证侵权问题。另一个问题是在形状记忆聚合物研究领域中,材料的配方及工艺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这使得在刊物上发表论文变得非常困难。我在撰写论文时为了不泄露商业机密会着重讨论形状记忆聚合物体系结构与性能之间的科学关联。

你从哪里寻求资金?如果你使用风险投资的话,那么在“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之外得到资金是否会变得困难?

在寻求资金上我们的做法比较少见,但这种做法需要保持正确的思路。我认识很多企业家和创业者,他们都是以传统的方式获取风险投资。然而结果并不总是乐观的,如果成功了(或失败),我们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去面对。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们的首次投资源于自己的腰包,我们的第二次投资来自朋友和家人。尽管在起初的几年内,我们也会依靠大学支持和SBIR支持,但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尽可能地向前推进技术的发展是获取外部融资的关键。我们直到自我投资三年后才获得首轮外部融资,但是到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质量体系并且准备申请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这样使得我们在融资过程中占据优势并持有控股权。我将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作为对比:在2005年春天,投资之前不久,我们遇到了一个从事整形外科器材的生产商,并与他们讨论了一项技术授权。当时我以为我很快就要富有了,但讨论结束的时候他们却提出,只有我们获得FDA批准,他们才愿意出资10万美元购买这项技术。但是如果经过FDA510(k)审批流程,需要花费超过10万美元来开发新产品、制定质量体系等。因此,我们毅然地拒绝了他们的提议。然而三年后,当我们申请FDA时,我们占据了更有利的位置来融资。对于任何一个开始创业的人来说,我的建议是在寻求投资者资金之前,尽可能努力平衡来自大学、国家项目和联邦项目(如SBIR/STTR机制)的支持。

你所处的环境对你有多大影响?乔治亚理工学院(位于美国亚特兰大)附近建立了很多公司吗?在那里你是一名兼职教授,并且那里也是MedShape的基地。你所在的大学拥有一些便利条件来简化创业过程吗?

我对这个区域里很多新创立的公司非常了解。我们应该感谢格雷格·戴恩(Greg Dane),风险实验室,以及乔治亚研究联盟给予我们的帮助,这包括保障设施、融资以及为我们引荐精英人士。创立公司或者是合并公司并不是最困难的,真正的困难是要确保正确的方向并且获得良好的建议,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这次的风险投资给你带来主要心态变化是什么?

参与创业可以真正地检测你的能力,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水平。这是一次真正的测验,一旦你犯下很多错误或者浪费掉很多时间的话,你会很快出局。我非常荣幸地得到了很多人士的帮助,但是我心态上最大的变化是对团队的认识。作为一名研究者,我倾向于独立工作。然而在公司里,你不得不作为一个团队而工作。如果你在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工作,你会为你们取得的成就感到惊讶,分享相同的目标,履行高水平的工作任务。作为一个拥有25名员工的公司,我们获得FDA510(k)审批通过的设备比许多竞争对手都要多,我对我的团队所取得的成就溢于言表。

在开公司之前,你曾想过成为企业家吗?

(笑)我一直想成为一名教授,但是这家公司改变了我的初衷。我在2007年获得博士学位,那时候正赶上许多学校停止招聘新教师,我很幸运我那会儿能够获得小企业创新研究基金(SBIR)的支持,并决定在这段时间里集中精力创建公司。我最近才在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获得一个教师的职位,我很高兴去研究新的技术,并最终让这一切重新开始。

为什么你决定成为一名全职老师,而不是留在MedShape工作?

我的专业技能和重要性对于公司来说正在减小。这并不是说我已经拒绝接受新知识或者变得无关紧要,而是在公司七年之后我准备开始新的经历和挑战。举个例子,和第一次研制的设备获得FDA认证相比,你并不能从第五次获批中得到更多的经验和洞察力。同样,我发现我在公司担任的职位并非其他科学家无法胜任。在我离开之前,我雇佣了一些博士后研究人员来填补我的位置,我很放心的放下了在MedShape的工作。我期待开始新的研究团队,研究新的活性聚合物体系。我在Medshape的经历非常宝贵,我计划用我的经历致力于未来的研究成果上。

创业是否会改变你与其他科学家的交往?

在科学界,它肯定提高了我的知名度。我认为,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天生喜欢看见研究以一种有价值的方式获得应用。

你认为在当今的学术界成为一名企业家有多重要?如果拥有企业家的背景,是不是更有可能获得学校的青睐?

我相信成为一名学术企业家越来越重要,或者说越来越常见。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教授参与创业公司;然而,如何均衡企业的参与对学校来说是个独特的挑战。创建公司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努力,但不幸的是这些努力并不包含在“传统”的工作任务中。例如,学校期望我花40%的时间做研究,40%的时间做教学,20%的时间做学校内的服务,这样的话就没有参与公司建设的时间。如果你对这条路线有兴趣,那么你需要和你所在的学校有个明确的协议,你将要花多长时间在企业上,在你的工作评定中这些工作如何计算。当然也有学校对有企业背景的研究人员感兴趣。我面试过的地方明确表示他们想要有经验的候选人开发新的技术或参与新项目。 不管怎样,对于这些职位来说,我的背景使我更有吸引力。

在资金困难时期,你认为这些经历会给你优势吗?

绝对是。小企业创新研究基金(SBIR)和小企业技术转移计划(STTR)来源于NSF、NIH和国防局的支持。我并没有发现申请项目在下滑。我最近获得了小企业技术转移计划(STTR)的资助,从NIH/NHLBI项目中开发一种新的聚合物心脏瓣膜。作为一名新教授,任何的资金都是非常有用的。

对于那些想把好的点子进行商业化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对于有些事情你是否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做?

我想我已经谈到了一些建议:尝试利用大学、州和联邦政府的支持机制,尽可能地组建一个好的团队。我强烈建议是要具备“适应性”。如果你回首我们最初的产品设计,并与最终的产品进行对比的话,你觉不会认出它们。有时候你脑子里有一个点子,无论多么精心的构思,就是行不通,你得把它放在一边,然后继续。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从产品开发到公司战略,都需要适应性。我很难回答自己是否会以不同的方式去做,我相信该公司会处于有利地位。我们一路上犯了很多错误,但我相信我们的适应性可以帮助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