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界的“外包”:新泽西生物材料中心运作模式

在这一期的MaerialsViews的采访中,我们和罗格斯大学的新泽西生物材料中心主任,约阿希姆 科恩(Joachim Kohn)教授做了交流。新泽西中心现在创立了一种新型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中心既可以管理大量的捐赠资源,同时又只在罗格斯大学校园里占用较小的面积。这种模式将工业外包中的一些方式,嫁接到了学术研究上,并得到了一些有趣并且意义深远的结果。

可以简单的向我们介绍一下新泽西生物材料中心及其运作理念么?

罗格斯大学是一所新泽西州的州立大学。作为罗格斯大学中的一个科研中心,新泽西生物材料中心(NJCBM)能够集中学术、技术与临床等资源开展生物材料科学领域的创新性研究。NJCBM致力于通过发明和发展新一代的生物材料,来改善病人的医疗和公共卫生条件。

NJCBM的科研重点是可以用在组织工程,药物输送和再生医学等领域的新型生物材料的设计,合成,表征和制造。这个研究重点中的中心任务是解读和利用细胞物质的相互作用原理,从而能产生新的医疗植入物和设备。

作为一个成立于1997年的合作研究计划,NJCBM的优秀的师资,设施和合作研究活动组成的综合性网络,已发展成为全国公认的生物材料和植入材料的科学资源。 NJCBM对所有会员大学的教师和世界各地的行业合作伙伴提供广泛合作服务,包括支持、开发和协调共享核心设施等。这种关系网络可以培养创新和多产的研究伙伴关系,以解决生物材料科学的前沿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NJCBM资金大部分来自美国联邦政府的资助和合同,小部分从与工业界的互动中获得。

 

您是如何想到可以把部分研究工作外包出去的?

首先,我们需要定义“外包”一词。我们使用外包这个术语来表明一个学术合作,其中基金留在罗格斯而工作则在罗格斯以外的其他机构中完成。在传统的合作方式中双方都对工作有贡献,而资金也在合作各方之间互相分配。在我们的方式中,资金管理权属于罗格斯大学,另一方面,罗格斯也是主承包单位。但这些工作不是在罗格斯大学完成。相反的,我们将这些工作外包出去,而不用考虑地域问题,直接分给我们推选出的具有卓越的专业知识和能力的实验室完成,这种运作模式是在我们的高分子材料科学方向将我们的研究推广到我们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资源以外的应用领域时自然出现的。

 

这种方式和工业界的外包有哪些相似和不同?

工业界的外包通常被理解为一个在美国的公司用其他国家的生产设施来制造某一种产品。如果你把工业界换成学术界,公司换成大学,那你就可以立刻看出相同与不同之处。

 

这些接受外包的研究者一般都分布在哪里?有国外的研究者么?如果他们中有些在国外,这对于获得资金支持时是否会造成问题?有没有在私人企业中的研究者直接接受NJCBM基金的支持?

绝大多数的外包工作都是分给了美国的学术机构。我们曾经有一个项目和英国的一所大学合作。和他们建立外包关系并不比和美国结构建立关系困难。有一些在私人企业中的研究者直接接受NJCBM基金的支持。

 

将研究工作外包有哪些好处和不好?

我们这种经营方式的好处是:

1)        我们不用去重复其他地方已经有了的基础设备和技术。

2)        我们不用为了运转庞大的研究项目而在本部建立占地庞大的基础设施。

3)        我们在人事管理和方向选择上有非常大的灵活性。我可以举个例子来解释这个观点:如果我雇佣某一个特定的科学家,那么在合同期内,我的研究方向就会被限制在这个科学家和他或她的专长领域。并且,一旦你雇佣了一些人,那增大或减少组的规模也会变得很难。在外包模式中,我仍然可以作为主要的负责人执行这个项目,但是我在基金增加或者减小支持力度的时候就可以灵活敏捷的做出反应。

您在组织合作项目时有没有一些小技巧来避免距离的问题和不能天天面对面交流带来的影响?你是否经常使用虚拟交流工具例如电话会议之类?

我们大量的利用电话会议和虚拟交流工具来弥补缺乏每天交流的问题。经营一个分布式的实验网络比所有人都在一个地方工作的方式所需要的劳动强度更大。它需要非常勤奋并且有能力的专门支持人员和纪律规范来收集和评估频繁往来的进度报告。这些特点在工业界都已经很常见了。很多企业都已经利用这类分布式生产场所的模式生产了很多年。但在学术界,这种做法很新潮。当然我并不是说我发明了这些东西。我只是把在工业中很普通的经营方式转移到了学术界。

 

当您提出用这种理念来重新建设中心的时候有没有反对的声音?

我并没有提出按照外包的概念建设中心。相反的,该中心最初就被设想为像其他所有中心那样工作的。我们的业务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在我们把一个只有3万平方尺的小建筑作为聚合物实验室和我们中心外包工作的总部之后,外包业务很快就成了指导性的工作原则。大楼还设有我们的办事处,主要负责管理联邦资助项目。

 

哪些研究领域在外包项目中获得的结果最好?

外包方式在研究再生医学的方向反响最好。我们在众多应用领域都利用了全国领先的实验室进行研究。这其中包括:神经学,肌肉骨骼学和皮肤病学。此外,聚合物支架表征技术,尤其是成像技术的项目,都在我们外包给专门的实验室后受益匪浅。这些专业的实验室已经拥有非常高水平的专业知识和资源。

 

您是否遇到过哪些问题比开始时想象的更加困难?

最令人头疼的问题就是在其他地方所做的工作的质量控制问题。

 

您觉得这种模式是否可以用在其他地方。或者罗格斯大学的新泽西生物材料中心是否在某些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使得这种模式非常成功?

我认为这种模式并不是新鲜事物,也并不会局限于某一个机构或地方。他应该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当我刚刚开始科研的时候,同一个机构下的有机化学家和物理化学家之间的合作也被认为是“交叉学科”研究。

 

您认为这种研究经验对于未来的科研,特别是在一个整体预算都比较紧的时期,有什么样的重要性?

毫无疑问,在未来的几年内,美国的科研经费肯定会缩水不少。只有那些研究成本低,并且能为赞助者获得最多成果的组织会继续生存下去。而我在这里所描述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模型。这个模型可以将研究经费分配给在最有实力产生结果的实验室,而不去考虑这些实验室的位置和他们特定的隶属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