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辐射技术揭示纳米材料-蛋白质冠界面结构

虽然圆二色谱、核磁共振、X射线晶体衍射等方法均为蛋白质结构研究的重要手段,但在界面结构解析上存在诸多局限。为了解决该难题,国家纳米科学中心陈春英课题组与吴晓春课题组及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李敬源课题组合作,应用多种同步辐射技术研究了纳米材料-蛋白质作用。

碳纳米管对肠道微生物具有广谱抗菌作用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纳米生物效应科学院重点实验室丰伟悦研究员和赵宇亮研究员研究了多种碳纳米管与典型的肠道微生物(嗜酸乳杆菌、青春双歧杆菌、大肠杆菌、粪肠球菌和金黄葡萄球菌)的相互作用。

食品中纳米颗粒的健康效应

三年前,国家973计划——“重要纳米材料的生物效应机制与安全性评价研究”正式启动。在研究计划制定初期,项目首席科学家赵宇亮研究员和上海大学王海芳教授提出了研究食品中纳米颗粒的构想。在三年多的科研攻关中,研究人员逐步认识到消费品中的纳米颗粒(如食品添加剂)比预想的更加广泛。

纳米级二氧化钛颗粒的毒理学研究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贾光教授的研究团队近年来一直在从事纳米材料的生物效应机制和安全性研究,他们对纳米级二氧化钛颗粒进行了毒理学研究,该成果对指导纳米二氧化钛在糖果中的应用有重要参考价值。

纳米材料如何从体内代谢与清除

中国科学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的丰伟悦、张智勇、赵宇亮等人,在该实验室过去10年关于纳米材料在体内的代谢,尤其是血液循环和器官清除相关的系列研究工作进的基础上,应邀为美国化学会的Acc Chem Res撰写了纳米材料的体内代谢与清除特征的综述论文。

碳纳米管毒性来自哪里?

中国科学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的陈春英、赵宇亮等人,过去10年一直致力于探索碳纳米管的毒性根源,从分子、细胞及动物水平对碳纳米管的生物安全性进行全面科学地研究。发现:碳纳米管的金属杂质、形状、结构、长度、层数、聚集程度、表面电荷、暴露方式等均可以影响碳纳米管的生物毒性。

碳纳米管:碳管长度影响神经细胞分化

中国科学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的陈春英、赵宇亮研究组与丹麦和美国研究者的合作研究发现,羧基化修饰的碳纳米管在一定剂量浓度下,对共同孵育的PC12细胞没有明显的毒性作用,而其长度因素在细胞分化中起着决定性作用。

填补纳米材料的生物、环境安全性的知识鸿沟

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纳米科技的革命必然伴随大规模人工纳米材料的生产和使用。人工纳米材料独特的物理化学性质和功能可能会对人类和环境造成新的生物危害,包括在工作环境中的吸入、皮肤接触、消费产品时的摄取、以及医疗中使用的人工纳米材料。因此,加强对纳米材料生物危害性的科学认识对于纳米技术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对于人工纳米材料的生物效应研究,已经形成了一门新的多学科交叉领域——纳米毒理学。纳米毒理学旨在发现和解决人工纳米材料暴露在人类面前和环境中时,所存在的潜在毒理学效应和环境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