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人物访谈——新加坡国立大学何锦韦副教授

本期WILEY人物访谈,我们将对话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NUS)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何锦韦副教授。何教授的简历引人注目,尤其是曾经获得两项女性科学家相关的奖项。近期,我们采访了何教授,提出一些研究方向,职业发展,时间管理,生活平衡等方面的问题,希望能给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一些借鉴意义。(英文版访谈请阅读原文

Ghim Wei Ho(何锦韦)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NUS)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副教授,工程科学先导项目成员。她主要研究光子与热能转换的纳米材料在能源及环境可持续性方面的应用。何教授的本科和硕士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后曾在特许半导体公司(CSM) 做过工程师,之后赴英国剑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剑桥继续博士后研究后,她回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成为副教授。她曾获得了L’OREAL UNESCO 的女性科学家奖金,JCI 杰出青年 (TOYP) (科技)奖,以及杰出时代女性(科技)奖。她至今已发表文章150余篇, h-index 42。


Introduction

MVC: 能否请您先简单介绍一下您课题组的科研工作?

GWH:我一直以来都对太阳能科技非常感兴趣,因为目前这种光热形式能源的利用还非常有限。这也是为什么我的研究方向集中在利用功能性纳米材料的光热转换效应来实现能源和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太阳能驱动的海水脱盐纯化、能量产出和光与光电催化产氢等等。相对于其他的替代能源来说,太阳能毫无疑问已经成为最重要的可再生能源之一,它对于可持续能源发展和生态系统保护也是至关重要的。目前,研究者们已经发展了一系列新型纳米复合材料,它们可以具有优异而且无可比拟的蒸馏性能,清洁能源产出、热电,污染物降解和自驱动的性能。这些低成本的溶液法制备的多功能纳米材料为开发下一代高性能软物质/柔性器件奠定了基础。而我的梦想就是通过可持续能源-环境-水资源的技术整合,实现一些可行的、低成本的方案,帮助解决偏远地区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Upbringing and Early Interest in Science

MVC: 您的科研生涯是如何开始的?为什么会选择科研道路呢?

GWH: 我的父亲是一名结构工程师。在我小的时候,他就带着我去他的建筑工地,向我介绍他的工程项目以及科学与工程的美妙之处。虽然他从来没有要求我一定要选择哪一个专业,或是哪条职业发展道路,但是他对于科学和工程技术的热情让我也爱上了它们。

在我读硕士期间,我的导师Andrew Wee教授非常鼓励和支持我继续从事科研工作。而我在合成当时非常热门而且新奇的纳米材料(例如,碳纳米管)上的成功也让我重新确立了对科学研究的热情。我热切地希望在材料科学领域做更多深入的研究,并将它们进一步推广到可再生和清洁能源的技术实践当中,正是这样的理念鞭策我在科研的道路上继续前进,而针对能源可持续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的研究对人类的福祉也是至关重要。

MVC: 您希望您的研究工作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力?您如何看待软物质领域的前景?

GWH: 我希望通过自己在纳米材料和工程的教育和研究上的创新和影响为能源利用与环境保护的发展做出贡献,并为在这个领域被忽视的女性科学家带来更多认可。我认为软物质领域的技术革新将对实现更清洁和更安全的可再生能源(不产生更多的碳排放)产生重大的影响。

Major Scientific Achievements 

MVC: 对于您发表的著作,哪些是令您最骄傲的?您最喜欢的是您哪部分的研究工作?

GWH: 我们开发了一种多功能的纳米复合材料,它可以吸收宽波段的太阳光,并且集成了光催化和等离子体-光热的特性,在催化海水脱盐方面有很高的效率。由于脱盐和催化的过程都是吸热反应,因此其发生的前提条件是要有热量输入。目前对大的热质量的整体加热限制了反应的效率,增加了脱盐/催化过程的成本。因此,我们致力于减小热质量,巧妙利用表界面反应来使海水催化淡化自然发生,减少能量的损耗。将太阳能热纳米复合材料直接撒到海水中,基于等离子体-光热效应的化学反应即可发生并产生水蒸气。这种局部光热反应使我们更好地控制热量产生的位置、大小以及范围,从而解决了之前能量密集型块体加热不可控的问题。我们的研究显示,海水里加入可收集太阳能热的纳米复合材料,可以在水的沸点以下高效生产蒸馏水;同时,在可见光-近红外光谱内催化制氢的产量也得到显著的提高。

Work Life Balance

MVC:科学工作之余,您最大的爱好是什么?如果没有走科研这条路,您会选择做什么?

GWH: 我很喜欢园艺。在花园里,我总是惊叹于神所创造的大自然,那些果蔬昆虫。当我栽的花,种的草,照料的植物开花结果,我会感受到巨大的欣喜和满足。园艺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项娱乐活动,更提供了一个身心放松,释放压力的环境,又让我对自然充满敬畏。我喜欢让我的孩子们参与到种植和收获中来。这既是一项全家人参与的户外活动,又可以让他们接触自然景观,认识自然的颜色。如果不做科研的话,我想我可能会成为一位园艺师或景观师,为我的客户们设计实用、美丽,又令人舒适的花园或者户外空间。

MVC:您是怎样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呢?

GWH: 首先,我总是尽量做到有条理地工作,做好计划提前完成工作,并注意那些截止日期。我希望能按照我自己设定的时间进程干净利落地完成任务。其次,时间管理也非常重要,我会尽量控制好我的时间,很好地分配和使用它们,这样就不会有非常大的工作量上的压力了。第三,我会建立一些明确的工作与生活的界限来减少它们的时间冲突和压力。最重要的是,我在自己的研究工作和家庭生活中都获得乐趣和幸福感,因此对它们两者的平衡也就变得相对简单了。

Advice to Youth

MVC:您认为科研人员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您对有志于从事科学研究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GWH: 做自己,追逐梦想,不要被他人的负面事情和你曾经历的失败所影响。对自己的事业要有极大的热情,专注性,和野心。不给自己设限才能达到你之前想都想不到的成功。记住,成功就是坚韧不拔地从一次失败走到另一次失败,最终通向目标。

MVC:您最敬佩哪位科学家,为什么?

GWH: 科技领域对于性别的确有倾向性,很多人认为男性更为擅长。因此,我非常钦佩一些女性在这个领域做出的贡献,尤其是那些生活在一个女性不太被尊重的时代和地域的女科学家们。她们不能接受高等教育,也不能从事一些特定的职业。在她们被一个男性主导的科学共同体接纳之前,通常都会面对持续和多重的障碍。我敬佩的其中一位女科学家是玛丽居里。她早年的科学研究缺少适合的环境,也经历了巨大的质疑。她是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她在1903年获得物理学奖,又在1911年获得化学奖。她低调而愈显高贵,被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所尊敬和钦佩。

MVC: 您认为拥有快乐的实验室生活的关键是什么?

GWH: Good lab practices and communications。作为一名课题组长,我一直在努力建立合作和互动的工作环境。我会通过日常的组内报告,例会,私下聊天以及一对一的讨论来帮助组员们设立清晰的目标,并及时得到大家关于个人、科研以及实验室等方面的反馈。我也确实看到,有效而开放的沟通对于个人和整个研究团队的成功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一个团队能够持续地合作和交流,人与人之间就会产生密切和舒适的关系。大家彼此相互尊重,敢于提出自己的想法也乐于倾听他人的观点,促进个人能力的最大发挥。当然,每一个研究人员都有各自的习惯,我会给大家空间用自己的方式发挥自己的才能,避免过多的干涉。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