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范红金教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FanHongjin-5范红金目前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数理学院副教授。1999年获吉林大学学士学位,2003年获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学位,其后分别在德国马普研究所和英国剑桥大学从事博士后工作。2008年加入南洋理工大学。他以通讯作者或合作者发表160多篇文章,已被引用近一万次。范教授目前担任Nanotechnology, Advanced Science, Advanced Materials Interface, 和Advanced Materials Technology的编委和Materials Research Bulletin 副编辑。平时爱好”愁唱” 和写打油诗,下里巴人,自娱自乐。

 

 

1.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科研工作?

我从博士后转行投入刚刚兴起的纳米领域,主攻氧化锌(ZnO)纳米线阵列的CVD生长和光学性能,自成一体,江湖上略有小名。在英国又搞了一阵子铁电材料钙钛矿微米管阵列的制备,非兴趣所致,故不成气候。自从08年重返南洋自立门户后,主攻纳米材料异质结构和能源应用,包括电池,超级电容器和太阳能转化。另外也有兴趣合作做一点二维材料异质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2.您认为科研人员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热爱,专注。

亲亲之心宜恒久,戚戚相关亦无休。做科研如同和自己的研究工作谈一场恋爱。热爱,才会愿意付出心思付出行动,才会享受成就的喜悦。如果不是感兴趣的课题,还是不要硬着头皮做了,做也是修修补补平淡无奇,长痛不如短痛。认定了自己热爱的课题方向,就应该专注执着,倾心倾力耕耘自己的一亩田,收获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我们看到很多诺贝尔级科学家一辈子专注于做一件事,所以成大师!金帮主拙联曰:

登高远望方有碧海蓝天

历经冰雪才得春意盎然

 

3.在科研经历中是否有些趣事可以分享?

比较难忘的趣事是读博士期间,因为连夜做变温试验,经常在实验室打地铺,小睡一会儿闹醒起来,变温,等待稳定,重调光路,采集数据。有一次熬不住,找了个楼下朋友来顶替几个小时,后来发现他的数据总是在某个温度附近峰强突然很大。跟老板和日本合作者讨论都觉得怪异,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发现是那位兄弟变温后重新采谱时没有清零造成的。老板没有批评我,我更不敢告诉他找人顶替的事。

还有一次在德国做一个纳米线固相反应。晚上打完乒乓球后去找大老板U. Gosele 讨论数据。我欲扬先抑,先拿了几张不太好电镜照片跟他讲了半天,然后停顿一下,“如果核壳质量匹配的话,就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 一张精美绝伦的单晶纳米管高倍电镜图从我手中飘到办公桌上。他看着我,笑了。“This is nice! Well done!” 那一瞬间的默契和喜悦让我久久难忘。这结果后来发表在《自然·材料》上。

 

4.您对有志从事科学研究的学生有什么建议?

其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巧作舟。一个要勤奋,一个要讲方法。熟则生巧,博而取精。二者互不矛盾,反而相辅相成。没有扎实的基础如云中漫步,没有深入的思考则人云亦云。有些学生搞科研心有浮躁,追求短平快,可时间长了就发现捉襟见肘,叹书到用时方恨少了。

其二,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就不能还跟着别人后面跑了。学生应该读有新思想有新方法的论文,借鉴思路,推陈出新。在当今文献数量如此庞大,内容日新月异的情况下,跟风的东西很快就被残酷的大浪淘沙了,留在大家脑海里的是那些最新的或者最好的成果。当然,学生也要跟踪最新文献,及时更新知识储备。朱熹曰“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其三,锦上添花更显美,画龙点睛亦传神。我比较注重美感。无论是实验数据,画图,文字和逻辑,演讲片子,我都喜欢做到读起来看起来有美感。这一点对于初涉科研的学生有些难度甚至不接受。杂志发表和演讲报告都是为了传播你的科研思想和成果,若要打动人心留下印象,必然要花些功夫。气质自不能少,颜玉也不可无。学生如果学不到这一点甚至嫌矫情,那和我的“友谊的小船”注定要翻啦。我总是要求学生反复修改文章,直到自己的极限,而且是到越看越喜欢的程度,再交给你的导师。草草写完的稿子必定错误百出,既浪费别人时间自己又得不到锻炼。

 

5.您对您的研究领域有何展望?

人类要更多的向大自然学习,而不是去无节制掠取耗尽他的血肉。清洁自然能源的合理收集,转化和更有效的存储是人类应该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的目标,哪怕还需要10年20年才有可能替代现有的污染行业。我们欣然看到有些科研成果已经开始实际应用了。希望更多的科学家走进能源领域行业,基础和应用双管齐下,产能和节能并驾齐驱。国内有些同行在新型太阳能电池和锂离子电池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好,算世界级水平了,在合理政策制度的扶持下,相信他们能为美丽地球贡献一花一草。金阶初步诚可贵,宏图大业报春晖。

 

感谢范老师为我站赋诗一首:

科海浩瀚你领航,
群芳争艳我独香。
华语威立聚热点,
神州四海远名扬。

(这是《金帮主打油集》里的第60首,此诗也经南洋理工大学刘政教授讨论。)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