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Rogers加盟Advanced Electronic Materials编委会

rogers_john140614-045-200x300当你在谷歌中键入“Rogers研究组”进行搜索,映入眼帘的是一列令人印象深刻的长列表,其中包括研究领域,课题组成员,合作单位,论文发表以及新闻消息。作为电子革命的杰出领军人物,John Rogers教授最近接受了Wiley新刊物Advanced Electronic Materials顾问委员会的邀请。在了解他曾经负责的诸多项目和学术工作之后,这听上去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或者也许不是。

自从John Rogers从麻省理工学院的物理化学专业毕业后,他便不断对材料科学做出突出贡献,并铸就了今日的成绩。在他的学生和同事的帮助下,以及他的学术工作和创业过程中,小型器件的制造技术得到显著进步。在他最近的研究中,将这些小型器件直接应用于人体已经成为了最终的目标。

尽管现在他的工作基于实验本身,John Rogers也从来没有忽略电子器件应用面前主要的目标和挑战,即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改善人们生活。对于他而言,科学的理想主义仍然存在:为了实现人类共同利益的远大目标,Rogers教授和科学界同行正进行着广泛的合作。

我们就Rogers教授的日常工作以及他加入我们新刊物顾问委员会的目标和原因。

我们知道您非常主动且广泛的同许多其他研究组进行合作。那您是怎么平衡竞争与合作的关系呢?

“关键在于要同那些具有互补性,专业知识或能力不重叠的人工作。独特的、有区别的贡献往往来自于这些合作者们,这不仅帮助我们完成最好的、最有影响力的研究,也避免了竞争,共享了声誉。”

那您又是怎么平衡学术组织和研究工作的责任呢?

“我尽可能高效地专注于履行必要的责任,通过避免任务时间延长,以便于我可以节省尽可能多的时间去做研究。”

您通常花多长时间呆在实验室? 

“我通常定期地去实验室,但是这些天,由于在学术机构担任职务,给我带来些压力、职责,有时不得不出差,这让我很难去直接参与到实验中,发挥有影响力的作用。”

那此刻您主要忙于哪些科学问题呢?

“现在的项目主要关注在能够使关于人体的电子/光电/微流体技术有机融合的材料和器件。详细的实例比如可生物降解的硅基系统,它可以在外伤性脑损伤和外科手术中监控和加速治愈过程。诸如此类的器件又分成更广泛的一类技术,我们将它称作‘瞬态’电子器件。”

在您看来,什么是您研究领域中要克服的主要挑战?

“任何新材料及其相关器件技术的发展总是包含着许多挑战,无论是科学的还是技术的。比如,水溶性、可生物降解的电子器件的加工和组装就要求无水的和/或其他方法,这些方法从根本上区别于那些已建立的半导体器件的制作方法。” 

在您的职业生涯中还有您想要完成的目标吗?

“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培养和指导我的研究生和博士后,让他们能够在追求自己的科研生涯和发展中取得成功。在这层意义上,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培养更多的人才。当然,我们也在探索新的科学知识,如果可能的话,也会致力于将它转变成实用的技术。”

那对于材料科学领域即将开始他们职业生涯的年轻学生,您有没有一些话要说呢(建议或提醒)?

“选择同社会重大挑战(比如能源,健康,可持续性)相关的重大科学问题,要坚持探索,同时通过合作加速进展。”

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接受了Advanced Electronic Materials的这一工作?

“几乎我们所有的科研项目都将非传统电子材料作为了研究的焦点。这个刊物将提供一个绝佳的平台,让我们共享这一重要研究领域的新进展。 

Rogers研究组的一些最新工作涵盖了Advanced Materials、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领域。John Rogers和他的团队对于Small和Advanced Optical Materials也时常做出贡献。更多研究工作的细节可以在Rogers研究组的主页上见到。

在加入Advanced Electronic Materials顾问委员会的同时,Rogers教授也将继续担任Advanced Energy Materials,Advanced Functional Materials和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的编辑顾问委员会成员。

原文:John Rogers on board with Advanced Electronic Materials

翻译:汪国睿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