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煤炭和气候变化峰会:多方参与共迎挑战

米尔顿·卡特林 (Milton Catelin) 世界煤炭协会秘书长

2013 年11 月 18 ~ 19 日世界煤炭协会(WCA) 在华沙与波兰经济部共同举办了国际煤炭和气候变化峰会 ( 以下简称“峰会”)。共有约 300 名各界代表出席会议,其中不乏各国决策者、商业领袖、开发银行、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代表人员。煤炭行业举办峰会已经屡见不鲜,我们的日程表中也满是各种行业会议,但是此次峰会的时间点却引起了不少争议。因为,与此同时,华沙也正在主办最新一轮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 19 次缔约方会议(COP19)。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正在华沙如火如荼地举行,而我们决定在同一时间、同一个城市举办此次峰会的决定被某些环境保护团体贴上了“挑衅”的标签。

波兰副总理兼经济部部长亚努仕·皮耶豪钦斯基(右)与米尔顿·卡特林(左)出席国际煤炭和气候变化大会新闻发布会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的这一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知道会有一些反对此次峰会的声音。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谈判期间举办一些会边活动,这次我们决定举办一次更大规模的会议,邀请更多的利益相关者齐聚一堂,探讨如何应对在减少排放的同时满足全球能源需求这一重要挑战。我们认为,这样的会议作用更大、价值也更高。

煤炭行业供应了全球 40% 的电力能源和 30% 的一次能源,有人预测在未来数年间,煤炭的地位将赶超石油。因此,我们必须参与进来,为寻找气候变化解决方案贡献一份力量。

UNFCCC 执行秘书长克里斯蒂娜·菲格雷斯发表主题演讲,呼吁煤炭工业为气候变化作出贡献

高层参与

之所以决定举行如此大规模的一次峰会,原因之一是我们得到了波兰政府的大力支持。作为 COP19 的主办方,波兰政府明确表示希望展开一次由多方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的气候变化对话。波兰环境部长、COP19 会议主席马尔钦• 科罗莱克 (Marcin Korolec) 指出,能源密集型产业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潜在空间最大,所以让他们参与讨论减少排放和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是合乎情理的。

峰会得到了波兰经济部的大力支持,波兰副总理兼经济部部长亚努仕• 皮耶豪钦斯基 (Janusz Piechociński)发表了峰会的主题演讲。亚努仕• 皮耶豪钦斯基先生承认波兰对煤炭能源的依赖性,但同时也谈到波兰承诺将不断致力于减排事业。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安娜• 菲格雷斯继亚努仕• 皮耶豪钦斯基先生之后发言。此前,菲格雷斯女士主动询问过世界煤炭协会秘书处她是否可以在峰会上发言。尽管这一发言决定受到了一些环境保护团体的批评,她仍明确指出多方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对话是我们迎接挑战的唯一出路。作为对这些批评的回应,菲格雷斯女士声明:“应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为各国政府、各行各业和每个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使我们的世界能够变得更洁净美好,更具可持续发展能力。正因为如此,我愿意致力于与国际各界、所有领域进行最广泛的接触。”她还说道:“……我们特别需要让那些有能力也应该为解决方案作出重大贡献的行业和人士参与进来。在全球减排斗争中,我们必须时刻准备好参与公开辩论。”

演讲中,菲格雷斯女士立场鲜明地提出,应执行许多强有力的措施,比如关闭所有亚临界发电厂,在所有的新建发电厂(即使是效率最高的发电厂)实施安全的CCS 技术,以及保护大部分现有煤炭矿藏不再被开采。她还承认WCA 正在努力推广低排放、高效率的燃煤发电技术以及碳捕集与封存技术,并认为这些对于煤炭行业应对气候变化至关重要。菲格雷斯女士称,这表明世界煤炭协会接受了气候变化是煤炭行业发展的一个风险因素,而降低排放是煤炭行业期望实现并有望实现的一个目标。

波兰前总理、欧洲议会前任议长、欧洲议会现任成员耶日• 布泽克 (Jerzy Buzek) 也在主题演讲环节发言,他的欢迎致辞中既指出了气候变化带来的种种威胁,也申明了煤炭仍将是波兰和世界各国的一项重要能源这一事实。

煤油灯的光芒

最后一位主题演讲人是世界煤炭协会能源与气候委员会主席、英美资源集团动力煤事业部的首席执行官戈弗雷• 高威 (Godfrey Gomwe)。他从煤炭行业的立场和角度解读了行业所面临的挑战,用词亲切,声情并茂。他谈到了气候变化与能源匮乏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并提出需要将二者结合看待,共同应对挑战。

高威先生在演讲中回顾了没有现代能源支撑的时代,他说,直到进入大学后,他才有幸在生平接触到的第一盏电灯下学习。在此之前陪伴他读书写字的只有煤油灯的幽幽光芒。世界上有 13 亿人无法用电,26 亿人依然使用传统燃料做饭,显然,让更多的人用上现代能源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样庞大的数字更突显了克里斯蒂安娜• 菲格雷斯女士所建议的关闭亚临界发电厂这一举措执行起来是多么困难:没有普通民众负担得起且现成可用的替代能源方案,将会有更多的人陷入能源匮乏的困境。

高威先生指出,高效率、低排放的煤炭技术在煤炭使用过程中可以发挥明显的减排作用,并使煤炭可以继续在全球发展中保持重要地位。目前全球燃煤电厂的平均效率为 33%,如果将其提升至 40%,全球每年将减少20 亿吨的碳排放量,相当于实现了《京都议定书》减排目标的三倍。他还强调了开发银行应发挥关键作用,大力支持应用煤炭行业可用的最先进技术。没有这些机构的支持,市场上可能会滥用更便宜、效率更低且污染更高的技术,因为如果没有优惠融资,煤炭企业担负得起的只有这些技术。他表示:“国际社会要意识到许多发展中国家正在依靠煤炭助力经济发展。我们需要帮助他们以可行的、最清洁的方式实现这样的发展。”

讨论与对话

峰会开幕当天上午举行了一次高层专题讨论会,为全天会议奠定了基调。世界煤炭协会举办的此次峰会旨在激励自由公开且有建设性的对话,探讨我们面临的种种挑战及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资深记者兼新闻主播萨莎•特文宁 (Sasha Twining) 主持了一场有六人参与的煤炭和气候变化专题讨论会。讨论会的议题包括先进技术在减少CO2 排放中可以发挥的重要作用,以及为确保这样的技术尽可能广泛地投入应用需要采取的措施。

亚洲开发银行 (ADB) 能源处处长阿肖克• 巴尔加瓦 (Ashok Bhargava) 谈及在过去 10 年间,中国应用了高效率、低排放的技术,从而使发电厂的平均效率提高了10%。这种方法可带来三个方面的益处:提升能源效率,提高能源可用性,减少排放。因此,ADB 的目标是确保任何获得资助的新发电厂必须比在任何国家里过去受资助建立的发电厂的效率更高。

专题讨论会不仅讨论了提升效率,也与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GCCSI)首席执行官布莱德• 佩奇 (Brad Page) 一同探讨了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 (CCUS),强调了高效率、低排放的煤炭利用方式和 CCUS 技术在煤炭行业的未来发展中将占据着不可或缺的地位。斯蒂文• 安德森 (Stephen O. Anderson) 是美国新一代研究院 (Future Generations) 顾问兼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Institute for Governanc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研究部主管。他谈到了美国到目前为止,在 CCUS 技术方面的投资已经高达 5 亿美元。他还强调说,正是得益于广泛的资讯传播,美国公众已经逐渐理解和接受了 CCUS技术。

技术:机会与潜力

除了讨论能源政策和技术融资以外,峰会关注的另一项重点工作是技术,我们致力于展示当前最新的技术成果,以及展望未来即将实现的各种技术。这些展示包括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公司在开发高效率、低排放煤炭技术方面的重大工作成果,以及为推进CCUS 技术向前发展而采取的各项措施。

麦克• 莫尼亚 (Mike Monea) 是 加拿大萨斯喀电力集团(SaskPower) CCS 项目的主管人,他在讲演中介绍了加拿大开展的边界坝( Boundary Dam)碳捕集与封存综合示范项目,项目成果非常喜人。这将是第一个完全将CCS 技术和商业规模燃煤电厂相结合的项目。每年将捕集100 万吨CO2,相当于萨斯喀彻温省的公路上减少25 万辆汽车。

峰会的第二日议程完全以技术为焦点,主题是“技术论坛:清洁煤炭技术的机遇与突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与会人士对多项技术发展进行了更深入详尽的展示和讨论,这些技术是煤炭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力量。讲演者包括卡尔• 穆尔 (Karl Moor)(南方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环境顾问)、叶琳娜• 莱温娜 (EllinaLevina)(国际能源署碳捕集与封存部门、可持续能源政策和技术董事会成员)以及马切伊• 卡里斯基 (Maciej Kaliski) 教授(波兰经济部矿业部门主任)。

多方利益相关者对话

组织本次大会时,我们遭到了一些利益相关者的批评,但是为期两天的会议结束时,我更强烈地感觉到主办这次峰会的重要意义。我们不能草率决定“把煤炭留在地下,关闭发电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们希望通过召开峰会,能够鼓励各方针对实际解决方案开展有建设性的对话,并以此为契机,讨论如何在气候保护和经济发展、脱贫致富之间达到更好的平衡。作为利益相关者,我们可能暂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但是我们能够共同合作,找到一些共同的出发点。与会各方代表均表示出勇敢面对气候变化和能源匮乏挑战的决心,矢志共同寻找解决方案。

将煤炭排除在气候对话之外,将意味着会错过更多降低煤炭减排的机会。而其中蕴藏的减排压力确实是巨大的。如果 2000 ~ 2011 年新增的燃煤发电产能使用先进的煤炭技术,这一期间CO2 的累计排放量将会减少 20亿吨,这比印度的CO2 排放总量还要多。

但令人失望的是,多方声音都在抨击波兰政府,批评政府不该支持此次大会,不该参与煤炭产业活动。波兰政府在近几年主办的两次气候变化谈判中表现出的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当然,要想让利益各方在气候变化方面达成一致,是一个艰辛而漫长的过程,更是一个艰难的挑战。抨击一个如此执着促成此事的政府并无助益,他们曾主办过两次会谈,一次是 2008 年的波兹南大会,一次就是现在的华沙峰会,其贡献有目共睹。

我们需要携手共同迎接挑战,包括政府、企业、开发银行和非政府组织在内的所有人都要参与进来。国际煤炭和气候变化峰会展示了煤炭行业对寻找切实可行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决心,同时也是开启多方利益相关者对话的钥匙。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