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Advanced Materials编委会的新成员——Jillian Buriak教授

1990年Jillian Buriak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1995年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第一大学(路易•巴斯德大学)获得有机金属化学博士学位,随后两年在美国加州的斯克利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开展博士后的研究工作。之后她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任助理教授和副教授。2003年起,她以加拿大纳米材料领域首席科学家身份在阿尔伯塔大学任化学教授。她的主要研究兴趣集中在纳米科学,其中包括各种纳米结构的合成、表征和应用。近期她的主要研究工作集中在基于纳米微粒的光电性能和催化效应,聚合物自组装和纳米图形化,以及纳米医学这些方向。

是什么原因让您的主要研究方向都集中在纳米尺寸的微观结构上呢?

有句古语叫“积习难改”,陈旧的事物很难有新的前景。但这条道理在纳米材料这个领域完全失效。研究表明,尺寸、形貌和表面化学性质等因素深刻的影响着纳米微粒的许多基本特性。举个例子,尽管从元素组成的角度来看,金八面体和金纳米棒都是由金元素构成,但是这两种纳米微粒的紫外可见光谱却截然不同,这就意味着它们具有完全不同的电学性质。在纳米的国度里,真正能够限制一个人的就只有他的想象力。因此纳米领域确实是一个值得大家为之努力的神奇世界。“旧”的材料经过纳米结构化处理就能够产生出全新的性能,我第一次领悟到这点还是在我博士后工作期间。当时我正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Michael Sailor教授的研究小组合作研究多孔硅。我们惊喜的发现,块体结构的硅光吸收性能很差,但是纳米结构的多孔硅却具有很强的光吸收性质。自此之后,我被纳米世界深深吸引,义无反顾的踏上纳米研究这条道路。

您怎样理解纳米研究领域具有学科交叉的特点?

材料学家们本身就具有跨学科的背景。与许多其他学科的研究人员不同,我们需要为应对社会产生的许多巨大挑战而进行研究。例如我们的材料会应用于光伏发电,太阳能燃料等能源领域。假如太阳不再照耀地球,各种储能装置也需要纳米材料发挥大用途。另一方面,具有生物活性的纳米材料能够与人体免疫系统相互作用,从而在诊断和成像方面,尤其在人们非常感兴趣的治疗领域提供解决问题的新方法。现在很明确的一点就是,谁拥有制备、表征和应用材料,尤其是纳米材料的能力,谁就有可能最大程度的解决地球上最大的、最困难的、最激动人心的难题。

作为Advanced Materials编委会的一员,您对您的这一新角色有什么感想?

能够成为Advanced Materials的一员我非常的激动。Advanced Materials在材料科学出版领域具有长久和辉煌的历史。我非常荣幸自己能够参与到它未来的发展中,起到微小而有益的作用。

在未来的发展中,您认为材料科学最有潜力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我相信医药和能源领域的应用会越来越重要。活体药物需要具备严格的载体材料和表面化学特性,实现充分混合从而形成生物流体,进而精确的靶向于特定的受体、组织、肿瘤或感染源(细菌或病毒)。最近一段时间内,一些出色的工作已经在不断推进这一领域的进展,但是更基础的生物/医药内容还没有被触及到。新材料运用和表面官能化这些策略需要进一步开发,从而实现一个又一个新的更高的目标。另一方面,材料在再生能源领域的应用则经历了不可思议的正弦曲线式发展——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达到高潮,随后的20年逐渐跌入谷底,之后又在近些年明显的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迅速复苏。虽然有许多问题还需要解决,但是我们有先进的设备仪器,成熟的工艺以及几十年新知识的积累。以我们目前所具备的这些远优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各项条件,我们一定能够成功。激动人心的时刻就在不远的未来。

原文:Welcome our new Advanced Materials Editorial Advisory Board member Prof. Jillian Buriak

翻译:陈闽江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