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新书访谈:华东师范大学程义云教授和他的《Dendrimer-based Drug Delivery Systems: from Theory to Practice》 - Materials Views 中国

新书访谈:华东师范大学程义云教授和他的《Dendrimer-based Drug Delivery Systems: from Theory to Practice》

程义云为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医学工程专业教授。他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指导老师为施蕴渝院士,随后到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夏幼南教授课题组从事博士后研究。先后获得中国科学院院长奖,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上海市“曙光学者”,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等奖励,并担任国际刊物《当代药物发现技术》的地区编辑以及多个刊物的编委,被邀请为50多个国际刊物的审稿人。近年来,程义云在《自然材料》,《化学评论》,《化学会评论》,《美国化学会志》等国际高水平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多篇,被他人引用800多次。其研究兴趣主要集中在树枝形分子等纳米材料的生物医学应用研究。

MV: 是什么把您吸引到科学这个邻域,您又是如何获得当前的成就呢?

我早期对科学的兴趣应该来源于我对自然界以及其运行方式的好奇。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中小学老师,大学及研究生阶段导师们的悉心指导,以及我的合作者们的大力支持使得我成为了一名科研人员。此外,这和我的家庭成员长期以来的支持以及我的学生们的辛勤劳动也是分不开的。

 

MV: 在您的童年,是否有什么影响使您走向科学事业?

我从小喜欢看那些大科学家的故事或者人物传记,比如爱因斯坦,牛顿,诺贝尔,爱迪生,富兰克林。他们的聪明才智以及他们在科学发现之旅中的坚持不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MV: 在您的童年,您眼中的科学和科学家是什么样子的?

我小时候,科学对我来说是一门充满神奇的学科,而科研工作者是一个非常受尊敬的职业,当时成为科学家对我而言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MV: 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人对您的影响最大?

有4位导师对我影响最深,分别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施蕴渝教授,徐铜文教授,何平笙教授,以及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夏幼南教授,他们对我持续的支持对我发展现在的研究领域至关重要。

 

MV: 如果您没有走科研这条路,您现在会干什么?

我在中学时代曾经想过将来做一名医生或者某个报纸的专栏作家。但是我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期间改变了主意转而想成为一名科研工作者,那之后我还没有考虑过将来要换个职业之类的问题。

 

MV: 是什么激发了您对生物材料和生物医药工程的研究兴趣?您是如何拓展对树枝形高分子的研究兴趣?

我本科阶段的专业是高分子化学,然而研究生阶段我攻读了生物学的博士学位,随后又选择了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博士后。这段研究经历使得我非常热衷于在化学,材料,生物,以及医学等多个学科的交叉领域从事研究工作。我对树枝形分子的兴趣是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徐铜文教授课题组开始的,当时我还是个二年级本科生,徐教授给我了很多科学研究方面的启蒙。

 

MV: 您认为您的工作将会产生什么深远影响?

我觉得人类可以在不远的将来能够从树枝形分子的药物输送系统中获益,比如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当前基于树枝形分子的药物比如Starpharma公司研发的预防艾滋病感染药物 VivagelTM已经被美国FDA通过,正式进入临床研究,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树枝形药物”会出现,而我当前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设计和优化基于树枝形分子的药物输送系统,这些研究工作会极大地促进树枝形分子的药物尽早出现在市场上。

 

MV: 什么时刻您最享受工作中的乐趣?

我喜欢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新的科研想法,以及这个想法通过精心设计的实验得到验证的那些瞬间。

 

MV: 对于您发表的著作,哪些是令您最骄傲的?您最喜欢的是您哪部分的研究工作?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在树枝形分子领域有很多非常不错的文章,当然John Wiley & Sons公司出版的由我主编的书籍《树枝形分子的药物输送系统:从理论到应用》是其中最成功的范例之一,这本书聚集了很多当前这个领域的顶尖的科学家共同完成。

 

MV: 您的近期和远期计划是什么?

我的短期计划是在未来2年内完成“树枝形分子结合药物的共通量筛选”以及“内部功能化方法制备用于癌症治疗的树枝形分子”这2个科研项目,更长远一点的想法是建立基于树枝形分子的癌症诊断和治疗平台,并且获得一系列被FDA通过的药物剂型。

 

MV: 您的科研工作挑战是什么?

我们课题组已经基于树枝形分子制备了多种高效的药物剂型和生物材料,但是在这些产品应用到人类之前首先需要通过FDA进行临床研究。这就需要我们在考虑它们的功效的同时关注它们的生物相容性。比如,设计在血液循环系统中可以停留较长时间,且可以在体内生物降解的树枝形分子一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当然,如何降低树枝形分子高昂的合成成本也是未来树枝形分子化学家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MV: 您认为当前科学界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我觉得如何获得足够的科研经费是当前科研工作者们面临的最大挑战,这点尤其体现在青年研究者身上。他们除了要在自身的研究领域有所建树,还要花上大量的时间去和科学同行们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为了避免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才离开科学界去选择那些挣钱快的职业,我们应该建立更为宽松的科研环境,提高青年研究者的待遇。

 

MV: 除了科学工作,您最大的喜好是什么?

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MV: 您空闲时间都干些什么?

我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踢一场球,在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我们有一支非常棒的足球队。我喜欢这个运动是它最能体现团队协作。

 

MV: 您曾经发现的最有意思东西的是什么?

在我的研究生涯中有很多非常有趣的发现,这里我要介绍最近我们课题组最新的研究进展,我们用低代数的树枝形分子获得了非常高的药物输送效率和基因转染效率,这类新合成的生物材料具有以下优点:高效、低毒、价格低廉。这些工作将在我接下来的几篇文章进一步阐述。

 

MV: 您认为未来十年树枝形高分子这项研究将如何发展?

树枝形分子的研究还处在早期阶段,这些神奇的高分子未来会被应用到越来越多的领域,这些应用只会受限于人的想象力。未来10年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我觉得更多的树枝形分子可以被商业化,并且市场上也会出现一些基于树枝形分子的药物。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