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明秋访谈

自修复型高分子材料在显著提高产品性能的同时,也为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中山大学章明秋博士和他的同事容敏智博士合作撰写出版了一本题为《自修复型高分子及其复合材料》的专著,MaterialsViews对章博士进行了专访,请他谈谈有关自修复研究和其它科学问题的看法。

MV: 是什么把您吸引到科学这个邻域,您又是如何获得当前的成就呢?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对科学发生了兴趣。在小学期间,我参加了不少课外活动,如安装收音机、模型飞机等,这些自己动手制作的小玩意为我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稍后一些时间,我阅读了凡·儒尔纳的科幻小说,里面出现的各种神奇机器和生物为我展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虽然科学与技术有时难以区分,但它们所特有的探索未来的能力对我很有吸引力,从而使得我的职业与研究工作紧密联系在一起。

 

MV: 在您的童年,是否有什么影响使您走向科学事业?

大约在我4~5岁时,祖父给我买了一本图画书,内容是一滴水的旅行。开始的时候小水滴和朋友们沿着一条小溪向前流,在太阳公公的召唤下,小水滴飞向天空变成水蒸气,在高高的天边看着脚下的美丽风光。忽然一片乌云飘来挡住了太阳,小水滴觉得很冷,不由自主地往下掉,随着雨点落入大海,由此又开始了另一段有趣的旅程 …… 。这本图画书使我开始懂得,每天我们看到的事物背后都有精彩的故事,绝对值得我们花时间去把它们找出来。

 

MV: 在您的童年,您眼中的科学和科学家是什么样子的

像魔术师的表演一样。

 

MV: 什么事情或什么人对您有较大的影响?

读中学时,有一位老师给大家作关于优选法的讲座,教会我如何做事有效率和井井有条。

 

MV: 如果您没有走科研这条路,您现在会干什么

厨师或者工业设计师。我对各国的菜肴和外观漂亮的产品都很感兴趣。

 

MV: 是什么动力趋使您投身于学术界而不是工业界

不管你喜欢与否,企业要求雇员严格按照预设进度工作。对于日常生产这是必须的,但不利于自由思考。我比较喜欢在大学工作,可以选择最接近自己兴趣的课题展开研究。

 

MV: 是什么激发了您对高分子科学的兴趣?您是如何拓展对功能材料的兴趣?

我所在的广东省,是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主要地方。这里有大量的塑料企业,业务范围从原材料合成到注塑成型都有,因此相关的研发需求旺盛,由此产生出各种具有科学和技术意义的问题亟待解决,正是这样的环境促使我投身于高分子科学的研究。开始的时候,我主要研究结构材料,但很快转为同时研究功能材料,因为后者能满足更多的使用要求。目前,包括自修复材料在内的结构-功能一体化高分子材料及其复合材料已成为我研究兴趣的一部分。

 

MV: 这项工作能否具有广泛的科研内涵

正如我们撰写的《自修复型高分子及其复合材料》一书所述,自修复属于下一代技术,将有助于提高产品的使用可靠性和耐久性。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自修复技术不仅是对消费者的一种增值服务,也是实行低碳经济的必要手段之一。

 

MV: 您认为您的工作将会产生什么深远影响

我们这本专著总结了当前自修复型高分子材料的研究进展,新近开始从事这方面研究的读者,将能了解到发展新型自修复材料的基本框架。

 

MV: 什么时刻您最享受工作中的乐趣

自修复不再局限于心理困扰和肢体损伤的康复,而已扩展到材料性能的恢复,说明材料变得越来越智能化了。

 

MV: 对于您发表的著作,哪些是令您最骄傲的?您最喜欢的是您哪部分的研究工作

这两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每篇论文或每项研究工作都倾注了我和同事们巨大的心血。

 

MV: 您近期在阅读哪些有意思的研究论文?

在最近一期的《自然—通讯》杂志上,英国科学家报导了利用细菌和DNA研制逻辑门的研究成果,据此将有可能制造出生物计算机。

 

MV: 您的近期和远期计划是什么?

我们手头有一个项目是研究利用可再生的生物资源制备全降解型泡沫塑料,希望将来能够应用于包装材料的批量生产。

 

MV: 您的科研工作挑战是什么?

在研究经费资助机构的资助方向和本人研究兴趣之间寻找平衡点。

 

MV: 您认为当前科学界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科学研究的目的,是满足永无止境的物欲,还是建设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会?

 

MV: 解决上述挑战将会带来什么好处

如果社会实现了可持续发展,我们的子孙后代就能够在地球上繁衍生息下去。

 

MV: 除了科学工作,您最大的喜好是什么

家庭聚会,和朋友聚会。

 

MV: 您空闲时间都干些什么

旅游和摄影。我喜欢体验各地的生活,并用照相机记录下来。旅途中所见所闻使我获益良多,丰富了我的人生。

 

MV: 您曾经发现的最有意思东西的是什么

当使用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材料表面时,我觉得好像变成了闯入小人国的格列佛。

 

MV: 在过去的100年,您认为什么是最重要的科学发现

青霉素的发明,拯救了千千万万病人的性命。

 

MV: 目前您认为科学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寻求自然资源衰竭的解决方案是当前社会科学家和自然科学家面临的最大挑战。因此,对于源自不可再生石油的高分子材料而言,发展自修复技术很有意义。我们应该有效地使用各种材料,避免浪费。

 

MV: 您认为在未来10年材料科学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结构材料/功能材料/器件的界限可能会变得模糊。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情况和石器时代有些类似,当然现代的材料远比当时年先进。

 

MV: 最后,您认为什么是科学家们崇高的志向

帮助人类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相反。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