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因子——是对是错?

对一份期刊的编辑部来说,六月是一个令人惊惶忧惧的月份。 像所有职业一样,编辑们也有关键绩效指标用以衡量他们的表现。其中最引人注目和最有影响力的标准之一,便是用以衡量成功与否的ISI《期刊引证报告(JCR)》(Journal Citation Reports)年度测评,换个更通俗的说法就是影响因子。 每年六月之初,各种神经质的猜测就开始从编辑室里悄悄渗出来——是上升、下降还是保持原状?

但它究竟意味着什么?首先,JCR所发表的并不仅仅是影响因子——报告中还包含了众多其他度量标准,提供了不同角度的理解。但本质上来说,一切度量标准都可以浓缩为一个概念,即针对某特定期刊上所刊登的论文有多大影响的衡量标准,或者更粗略地说,该期刊上的论文被引用的频率。

影响因子的计算方法如下: 取所有在两年前发表的论文,将其在当前年份被引用的次数进行累计。通过对所有期刊在同一时期的同一数据进行计算,你就可以得到一个概况,某一期刊与同一学科内的另一期刊相比之下排名如何。而引用影响因子时最为重要的便是——不同学科的影响因子变动范围也大不相同,这取决于其所相关群体的引用行为(一些群体有迅速引用期刊的传统,而其他群体则更可能使用不同的来源,比如预印本,这就会影响到引用的数量)。 举个对比的例子,医学是一个高影响因子的学科,在一般医学类中排名最高的期刊为《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其影响因子为47.050。而另一方面,数学则是一个影响因子低得多的领域,其中获得最高分的《数学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其影响因子只有4.174。暗示这两种期刊中前者比后者“更好”是很不公平的——在其各自的领域中它们都是“最好”的期刊。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其各自领域中排名最高的期刊。

接下来的第二个重点——影响因子并不能告诉你谁是“最好”的期刊。所谓最好实际上并不是某种可以度量的事物,因为就像不同学科一样,世上有许许多多不同种类的期刊,其中每一种都为其学术社群提供不同的功能和不同的需要,所有的期刊在整个大系统中都是同等重要的。在《自然(Nature)》或者《科学(Science)》上发表论文无疑是绝大多数科学家的长远职业目标,因为这两份期刊都高度引人注目,并且极有影响力,但其多学科聚焦的特性意味着,可能一年内你在自己的学科领域中只能找到几篇已发表论文。 一些期刊专攻一些特定主题,可能会试图发表该领域内最重要的突破,而这些突破最有可能被频繁引用;但其他期刊可能会采取更偏重于存档的方法,选择报导更为稳定的进展、具体的描述,或者提炼和优化已报导结果的工作。这一类型的期刊一年内可能发表数以千计的论文,而由于影响因子依赖于论文数量,这必然意味着其数值会比刊登精选少量最新突破的期刊要来得低,但这并不意味着存档类期刊在科学记录归档方面的重要贡献与之相比有丝毫逊色,因为这正是科学文献的最终目标。因此,“最佳期刊”的想法是过于简单化了(其实,其他声称“世界最佳(某某)”的也大多如此)。

以上两个问题都说明,将影响因子当作衡量期刊的绝对标准并不是个好主意。这是一个让人很容易掉进去的陷阱,特别因为作者们要在高影响期刊上发表文章的压力不断增长。然而,影响因子暂时还是最为学术社群所广泛接受的排名系统,你可以这么想:“这是最糟糕的期刊排名形式,除了其他曾经出现过的”。因此,对上述意见进行适当的考虑之后,我会如何评价《Advanced Materials》今年的表现呢? 好吧,首先按轻重缓急;我们很高兴看到其影响因子从8.19上升到8.38。为了解其来龙去脉,在过去的两年期间,大体上我们比之前的年份刊登了数量多得多的论文,在此背景下增加的影响因子显示,我们所刊登论文被引用的频率大大增加了。所以尽管我们的刊登数目多了,论文的选择也更加挑剔(我们评审专家对这一流程的贡献是无法估量的),其结果便是刊物的影响力更胜从前。在略微深入查看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哪些论文对这一结果有显著的贡献,因为读者们认为这些论文最有影响力,这让我们得以洞察去年材料科学中哪些领域的阅读量最大。

2007-2008年度我们所刊登的十大论文,即2009年引用最多的十篇论文,所覆盖的课题有哪些?名列首位的是由Dresselhaus 等人评审的thermoelectric materialsEnergy applications材料在十篇之中排名第二,其中包括Blom等人关于device physics in fullerene BHJ solar cells的讨论,以及Leclerc等人关于new low-bandgap poly(carbazole)在太阳能电池上应用的报告。同样起到重要作用的(排名不分先后)有,organic nonvolatile memoryboron nitride nanotubesclick chemistrysuperparamagnetic colloidsnanolithographycarbon nanotube based electronics,以及light-emitting polymers for display applications。其范围相当地宽广,而且是应用、技术和基础研究的良好组合,令人喜闻乐见。因为《先进材料(Advanced Materials)》是一般材料科学期刊,作为其编辑,我们的长期目标之一就是确保覆盖尽可能广的范围。

总结来说2009我们的表现还算不错,这多亏了我们的作者提交了优秀且有影响力的作品,还有我们的审稿人确保了能选出最好的作品。然而进步的空间永远都有,而且到明年六月时,我们又会啃着指甲在编辑室里踱步,等待更高的影响因子(但愿如此)公布。

Related posts:

  1. 2011年材料科学期刊影响因子发布
  2. Advanced Energy Materials:关注能源相关材料的研究
  3. 2009年度物理学最新期刊影响因子发布
  4. Advanced Materials被MEDLINE索引
  5. Wiley-VCH的新期刊Advanced Healthcare Materials创刊

Speak Your M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