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努力向世界科学最前沿进发: 访中科院物理所所长王玉鹏教授 - Materials Views 中国

努力向世界科学最前沿进发: 访中科院物理所所长王玉鹏教授

Wang Yupeng2009年11月,MaterialsView中国 采访了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所长王玉鹏教授。王教授就历史渊源、国际合作、发展目标、评价体系等方面对物理所进行了非常翔实而观点独特的介绍。

MV中国:能否给我介绍一下物理所的历史?

王:物理所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前身是成立于1928年的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和成立于1929年的北平研究院物理研究所。1950年在两所合并的基础上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到今天,物理所已经有81年的历史,应该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国立研究机构之一。1958年更名为物理研究所。至今,已有60余位院士先后在物理所工作过,包括吴有训、赵忠尧、严济慈、吴健雄、钱三强等著名科学家。目前在所里工作的院士还有14位。我们的研究人员有200多位,所以院士的比例是非常高的。

MV中国: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物理所的国际合作的情况?

王:在国际合作领域,从改革开放以来,物理所应该是个先驱。我们跟很多国际上著名的研究机构都签有合作协议,不是个人之间的,而是研究所与研究所之间的合作。比如我前几天去美国,刚跟美国的Brookhaven国家实验室签了一个合作协议,我们将在凝聚态物理及大型实验装置上进行交流和共享。另外我们还跟美国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都签有合作协议,之间都有非常好的合作。与一些著名的大学比如普林斯顿,麻省理工等我们都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与这些机构合作的方向,基本集中在凝聚态物理或者说是在整个材料物理方面。物理所目前主要的研究方向就是基于材料的凝聚态物理以及相关学科,比如应用方面的能源、信息、功能材料等。

另外我们与欧洲的一些研究机构如PSI等也有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些合作除了资源共享以外,我们还联合申请一些研究项目,比如最近我们跟PSI共同申请了瑞士的一个研究课题。另外与日本的一些研究机构也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我们还将与瑞典的相关实验室建立双边的合作关系。

通过我们相继建立的这些国际合作协议,一方面我们可以利用国际上最好的资源;另一方面可以进行思想上的交流,科学家之间的交流。每年大概有400多人次来访和出访,有的是几个月的,有的是短期的几天的。每年在物理所举办的国际workshop都有10 次以上。物理所在国际上的地位也逐年提高,尤其是近几年来,我们的工作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比如说去年在铁基超导方面的研究引起了世界重大的反响,《Science》杂志就此专门有一个评述,说“超导研究将中国物理学家推到最前沿。”并就此作了一个专题报道。在凝聚态物理方面的成就,物理所还是得到了国际共行的认可的。至少我们可以跟顶尖的物理研究机构进行公平对话,而不再是仰视了。

国际合作我们还有另外一个渠道,2000年我们成立了一个国际量子结构中心,那个中心每年有若干国际上最好的研究人员到物理所工作1-2个月,我是说真正到这里来工作。中心每年有一个年会,都是请国际上最好的大师来交流。目前国内许多研究机构包括香港都在效仿我们这个模式。在凝聚态研究方面,物理所已经被视为一个国际中心,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做的工作,而且还因为我们在国际交流方面非常活跃。每年夏天,物理所都会很热闹很忙碌,6-8月这里会有许多会议,好多同行会来这里进行交流。

MV中国:物理所中长期的发展目标。

王:物理所在中长期的发展目标有两个方面:一、面向国家的需求, 开发新的功能材料并推动其应用。这些功能材料包括能源(储能的、节能的以及新能源材料)、信息材料和其它新材料。二、面向真正的基础科学方面的需求,探求新的发现。我们也希望做一些交叉学科的发展,比如与生物体等软物质的交叉。

在实验装置方面来说,我们希望在中长期(10年左右)之内能够有自己的大的科学装置的实验站。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参与建设上海光源和中国散裂中子源,我们将在这两个项目里拥有自己先进的实验站。另外根据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市的规划,我们还将在怀柔建立一个基础科学的综合实验中心。我们希望最终物理所要发展成一个象Brookhaven、PSI 一样的拥有自己的先进实验设备的既有基础研究又有应用研究的国立研究机构。

MV中国:在您看来,与国际第一流的研究机构如Brookhaven相比,物理所的差距在哪里?

王:从研究人员的平均水平来看,是有差距的。但是如果从前10%的研究人员的水平来看,我们与他们的前10% 人员的水平差距不大。但剩下的90%的研究人员的水平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另外,设备水平也有差距,那些一流的机构都有自己的中子源和同步辐射等巨大型的科研装置。从历史积累方面来看,我们与那些顶尖的机构也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还有一点,对人才的竞争上我们仍然处于劣势。由于在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等方面存在的差距,我们在对人才的吸引这方面仍然处于劣势。不过,按照中国目前经济发展的速度和中国对人才的重视程度,这方面地差距将很快得以缩小。

物理所怎么来考核和评价它的研究人员的?您知道目前大部分的中国的科研机构都将高影响因子的期刊文章做为评价科研水平和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准。

王:在包括升职等的各种评价中,物理所已经不再用SCI文章或各种高影响因子期刊文章的篇数了。 从前年开始,我们开始倡导宽松的环境,真正做长效评价。比如:在过去的几年中,你的哪项工作引起了国际同行的评价或动向。我们取消了奖励惩罚制度,5年前,甚至把对课题组的评价改成了交流。原来我们会给每个课题组打分,进行排队,现在只是让每个课题组进行交流。我们现在每三年进行一次小评价,每六年进行一次大评价。

MV中国:物理所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王:是她的文化。去年是物理所80周年的所庆,对物理所的文化,我总结了8个字:穷理、有容、唯才、同德。 穷理就是一种科学精神,追求真理。有容是物理所的包容,可以海纳百川,没有偏见。 唯才,就是对人才的尊重,从物理所成立一直到现在我们一直都遵循这一原则,包括文化大革命期间。同德是指集体的凝聚力,以集体的荣誉为荣。这种文化精神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MV中国:如果有一个国外来的科学家,在北京只有一天的时间观光,请您给他推荐三个地方去参观。

王:如果他是个物理学家,我推荐的第一个地方是物理所的实验室,让他能真正了解到中国的科学已经发展到什么水平。第二个地方我希望他能去能反应中国文化的地方比如故宫去看一看,了解一下北京的传统文化。另外,我还希望他有时间去看看北京的城市建设。

MV中国:如果可以选择除了物理学家以外的职业,您最想做什么?

王:我想做大学教授。我喜欢跟年轻的学生在一起,那种感觉非常棒。

Comments

  1. 希望搞出越来越多的真正的科学成绩出来!

  2. 访谈是我做的,感觉物理所还是在踏踏实实做事呢。

Speak Your Mind

*